辞君不顾.

一个私人仓库/同人走子博专栏
除了混吃等死一无是处/废物的自我修养。

欢迎聊天扯淡


D.Nue虐朝文学社/淹没在终焉之流

© 辞君不顾.
Powered by LOFTER

[D.Nue/瞎写烂尾建议你们别看]临冬。<5>

最后杨默还是没能如愿把墨雨轩和玄鸿豫踹进鬼屋。

因为这俩在晒咸鱼干的过程中把自个儿脚崴了。

大约平地崴脚也是玄砸们的天赋技能之一,连带杨默跟玄珞胤鬼混久了都有点被传染。至于墨雨轩这次纯属被玄鸿豫连累了。

总而言之,这俩成功的扯到了理由不去鬼屋。

杨默唏嘘了一声,然后一脚把玄珞胤踹进了鬼屋的入口提着玄砸的衣领进去排队。

玄鸿豫和墨雨轩向他投去了一个怜悯的眼神,然后致以诚挚的掌声。

程承和郁然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季祭和玄珞非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也进了排队口,凌川思忖了一会儿,跟上了鬼屋入口的排队。简墨烟陷入了沉思,直觉告诉他在出口会更好玩一点,于是他掏出了相机靠着玄鸿豫坐了下来。后者露出一...

[D.Nue/瞎写烂尾建议你们别看]临冬。<4>

事情仿佛往一种奇怪又顺理成章的方向发展了。武珉退社走的快,仿佛她在虐朝呆的俩月是幻觉一般。然而秋天确确实实到来了,白翎跟玄珞胤分的突然,却也毫不意外。

玄珞胤本身就有些颓废大叔的气质,现在更是颓废到丧失自我。杨默本来还准备去安慰安慰那个倒霉的玄砸,大老远看到凌川的身影便转身回去了。他有些烦躁,尤其是看到凌川之后。这种烦躁的情绪便一直缠着他,思维稍有空闲停顿就便堂而皇之冲入大脑。

我可能无药可救了。杨默想。

那个秋季过的很快,也很慢。

杨默将自己的时间安排的满满当当,突然就一副拼命三郎上身了的架势,许锡外出了三个星期回来后看到杨默倒在寝室呼呼大睡,眼睛下面一圈乌黑。头发又是许久没打理了的...

[D.Nue/瞎写烂尾建议你们别看]临冬。<3>

季祭他们升大四那一年,玄珞非彻底在学校里失去了踪影。

大约是被各方压力碾压了一年多后,季祭对于渐渐闲下来的生活还有些不适应。一方面是到了大四学校就不再让他们过多的参与校内社团以学生会事宜,许多人都已经向就业方位提交申请了。季祭往日虽然都是不愠不火的温和性子,却也是个固执的人。可悲的是,他还很清醒。于是他也不急着操心将来自己的饭碗问题,每天往图书室自习室里一坐,端着一个茶杯,随便捧个什么书一看一整天的。

你无法安慰一个有清醒而知趣的人。

季祭这个样子所有人都无可奈何。过往他实在是有事谁都不好打扰他,如今都闲下来了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德行。谁都有些看不下去,于是杨默和玄珞胤自发...

[D.Nue/瞎写烂尾建议你别看]临冬。<2>

一群人吵吵闹闹的往游乐园里走着,欢乐谷嘛,买了一张进门票之后其他的项目几乎都是免费的,这也足够方便。比如等会儿把人往项目上推之类的。反正卖队友的事情这群人都没少干,在坑玄珞胤这点上面更是深谙其道。

先抽了几份地图,几个人研究着该怎么省时省力的玩个痛快。身为路痴的玄珞胤最先放弃治疗,他要做的大概只是跟着大部队让自己别走丢了,丢了还得找广播室,因为手机通话的简单口述以他的智商只会越丢越远。一大把年纪了还在广播室等人领回家,未免太丢人。

家传的路痴玄鸿豫假模假样的跟墨雨轩研究着手里拿着的一份地图,墨雨轩一脸这都什么鬼的表情看着地图,然后发现了什么似得决定扭头不再跟玄鸿豫讲话。杨默凑过去瞥了一眼,...

[D.Nue/瞎写烂尾建议你别看]临冬。<1>

很久以前写的东西最近想起来要填坑了。
然而……
咳,总之慎入。


文/玄歌一曲
虐朝文学社出品。


 八月一过,气温就开始降了,天亮的也越来越晚。七点多钟的时候,杨默还卷着被子,宛如一颗虾球。虾球缩了半分钟后模模糊糊睁开了眼。手机不知道被塞到了哪里,杨默伸出胳膊摸了好久都没找到。最后只好坐了起来扒开身上的被子,把手机从床铺中抖了出来。

看了眼时间后杨默想也不想又把自己砸到床铺之中,哪怕睡意已经散的差不多了也依旧不想起床,然后被刚接上充电器勉强保持了工作状态的手机震了个正着。


[有人@我]D-Nue 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