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君不顾.

一个私人仓库/同人走子博专栏
除了混吃等死一无是处/废物的自我修养。

欢迎聊天扯淡


D.Nue虐朝文学社/淹没在终焉之流

© 辞君不顾.
Powered by LOFTER

[D.Nue/瞎写烂尾建议你们别看]临冬。<5>

最后杨默还是没能如愿把墨雨轩和玄鸿豫踹进鬼屋。

因为这俩在晒咸鱼干的过程中把自个儿脚崴了。

大约平地崴脚也是玄砸们的天赋技能之一,连带杨默跟玄珞胤鬼混久了都有点被传染。至于墨雨轩这次纯属被玄鸿豫连累了。

总而言之,这俩成功的扯到了理由不去鬼屋。

杨默唏嘘了一声,然后一脚把玄珞胤踹进了鬼屋的入口提着玄砸的衣领进去排队。

玄鸿豫和墨雨轩向他投去了一个怜悯的眼神,然后致以诚挚的掌声。

程承和郁然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季祭和玄珞非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也进了排队口,凌川思忖了一会儿,跟上了鬼屋入口的排队。简墨烟陷入了沉思,直觉告诉他在出口会更好玩一点,于是他掏出了相机靠着玄鸿豫坐了下来。后者露出一个了然的神色并点了一个赞。

鬼屋的分配人员居然是两人并列一组往前走,玄珞胤白着脸然后看到凌川一脸无奈的跟他并列走上,回头发现杨默站在队伍的最后面牵着一个小姑娘,露出了一个欠揍的微笑。

……玛德杨默你个兔崽子反了你!!

工作人员掀开黑色的帘幕,玄珞胤视死如归的掐住自家师弟的手心一横走了进去。

鬼屋进行时委实有些惨不忍睹,不过杨默一向热衷于搞事搞事还有搞事,尤其是欺负玄珞胤。最后他牵着小萝莉的手安抚着小姑娘尚有些惊恐的情绪,跟妹子道了再见之后杨默抬头就看到玄鸿豫和墨雨轩一脸鄙夷的表情。

然后回头看到半死不活的玄砸宛如一只废玄躺在椅子上,坐在一旁的凌川揉着自己的胳膊。玄珞非和季祭一脸感慨,程承和郁然还在讲悄悄话,时不时向椅子上摊着的玄珞胤投去敬畏的目光。

如果不是在公共场合杨默真的很想丧心病狂的笑出来。最后他也只是咳嗽一下,仍旧是一副欠揍的脸色拍了拍玄珞胤的肩膀。

原本半死不活的玄砸猛然跳起来掐住杨默一阵摇晃,“兔崽子敢坑你哥我掐死你!”

杨默连忙讨饶,然后趴在一边闷声笑个不停。

玄鸿豫啧啧两声摇了摇头,十分同情并笑出了声。

 

平地崴脚是玄砸们的天赋技能之一,但是墨雨轩不是玄砸。玄鸿豫已经活蹦乱跳的时候她还在揉着脚踝,因为人品余额不足还有些肿胀。玄珞悠扶着她勉强能走路。

商量之下最后决定去做个摩天轮就结束今天的欢乐谷之行。

然而在分组的时候……

程承和郁然顺理成章的进了一个车厢,季祭和玄珞非对视了一眼也上去了。

玄珞悠站在原地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思,然后被墨雨轩扯了扯袖子,两个姑娘进了一节车厢,留下玄鸿豫和简墨烟一脸尴尬,然而他们身后的三个人更加尴尬。

最后玄珞胤看着玄鸿豫和简墨烟进了一节车厢之后,突然陷入了对人生的思考之中。

“所以现在又是我们三条老狗?”杨默看着凌川和玄珞胤,莫名感慨。

玄珞胤深沉的点了点头,凌川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往车厢上走去了。

杨默扶额,拉着玄珞胤跟了过去。

入了车厢三个人也依旧一片沉默,杨默望着窗外,看着偌大的游乐园里人来人往,恍惚想起他跟玄珞胤在学校里,爬到楼上图书馆和互相唠嗑的时候。图书馆是除了行政楼之外最高的楼层了,也是唯二可以看到整个校园全貌的地方,杨默作为一个标准的宅男除了必要外出和上课其他时间想让他出来走走都难,更别谈往什么高处爬了。

他与玄珞胤的关系一开始并不好,甚至是互相漠视对方,现在却兄弟相称甚至互赠内裤,怎么看都是一个有些戏剧化的过程。如今玄珞胤和杨默对对方而言都是最重要的人之一,也是为数不多能看懂对方想法的人。如今他越来越可以理解玄珞胤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也知晓为何这些年他总喜欢往高处跑了。风景确实很别致。

杨默透过玻璃反射,看到玄珞胤靠在座椅上,依旧专心致志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凌川跟他坐在同一边,不晓得在做什么。于是他回头,对上了凌川的视线。

杨默跟凌川互相对视了半分钟,摩天轮悠悠的转过最高点,两人也依旧没有撤开视线。

他看我干啥?杨默有些摸不清,毕竟他跟凌川认识这么久了,却从来没摸清楚这人真正的想法过。但是一想到凌川可能上摩天轮起就不知道盯着他看了多久,就更不好回头继续看风景了,只好尴尬的两人对望着。

直到一圈快结束,玄珞胤敲了敲窗户口,杨默微微侧头看了过去,玄珞胤说:“走啦。”

出了摩天轮,一群人跳下来往游乐园出口方向走去,商量着提前吃的晚饭要点什么菜。杨默掏出手机,看到玄珞胤十分钟前给他发来的消息——他上摩天轮起全程都在盯着你看。他不动声色的收回手机,无奈的往身后望了一眼。

 

这顿饭吃的极其热闹。玄鸿豫如今也算成年人了,玄珞胤也没禁他酒,由得这群人喝的烂醉。他记得他大哥玄珞非酒量不算好的,如今也喝了一瓶,大约是当了几年的CEO应酬出了酒量来。季祭有些担心他的身体也给他了拦了几次。

杨默倒是意外的跟玄珞胤对饮了一瓶,丝毫不怕一会儿玄珞胤就倒地上睡死过去,毕竟对于后者的酒量杨默还是相当的清楚。

一瓶过后玄珞胤就开始摆手了,然后坐在玄珞非旁边兄弟俩凑一起聊天。杨默又开了一瓶啤酒还准备继续喝,却被凌川拦了下来。

“胃不好别喝太多。”凌川说。

“开了不好浪费吧。”杨默面色如常回答他。

凌川无奈,“晚些你又该胃疼了,又不爱吃药。”

杨默点了点头,“那好吧。”然后他仰脸一口气灌下半瓶,将剩下的半瓶酒塞到凌川手里,起身往外走,“我去卫生间。”

玄鸿豫在他身后唏嘘的两声,摇了摇头。

杨默在洗手池边扑了些冷水清醒了一下,正擦脸的时候看到玄珞非站在厕所门口正看着他,见杨默回过头来玄珞非露出了一个微笑。

“怎么了?”杨默看他的样子倒也不像是来上厕所的,反而像是特意出来找他一样。

玄珞非一脸无奈,“亥儿跟家里情况不太好你知道的吧。”

杨默点头。玄珞胤从小跟他爹处不来,后来跟白翎谈恋爱之后玄兆安更是险些没把他赶出去。玄珞非虽然懒得管他,但也是护着自己的弟弟的。玄珞胤就直接不回家了,年年寒暑假到处浪。毕业之后似乎他是直接租了个二层小楼,一楼开诊所做心理顾问,二楼柴米油盐过日子。

“昨天他又跟老爹吵架了。”玄珞非挠了挠下巴,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这两天让他住你那儿吧,有个人看着他比较好。”

杨默点了点头,“好。”

玄珞非又笑了笑,转身往回走。杨默又抹了把脸,也跟着回去了。

其实玄珞胤不是没有在杨默家住过,只是玄珞胤有个毛病,他怕狗。而杨默家养了一只叫毛毛的混种边牧。毛毛一直很粘人,见到人就喜欢往别人身上蹭,以至于毛毛见到玄珞胤的第一时间就被玄珞胤吓个正着,从此狗生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远离玄珞胤。

玄珞胤住到杨默家的第二天,杨默是被玄珞胤杀猪一般的惨叫惊醒的。

杨默扒开被子,看到毛毛已经缩到床脚了,显然被玄珞胤一嗓子喊的吓到了。边牧本身就是胆小的狗,这下只敢跳到地上,趴在门口对着杨默摇尾巴。杨默给受惊的玄珞胤顺着毛,后者后知后觉的找回了自己的脑子,反应过来了自己的现状。

杨默无奈,将毛毛唤来揉了揉它。

玄珞胤虽然怕狗,但是对毛毛还是很有些容忍度的,毕竟毛毛长得好看。而且也知道毛毛不凶,只要不跟他贴近了他都不会有太过度的反应,但是醉宿睡醒的玄珞胤尚未找回思考能力,一睁眼看到一张狗脸凑到自己面前,还伸着舌头准备舔自己,惨叫成这样完全在情理之中。

想起玄珞胤跟毛毛各坐在沙发的一边互相瞪眼的场景,杨默摇了摇头忍下了笑意。


 

杨默推开包间的时候感觉面前一股风声,下意识的往后一避,就看到玄鸿豫和墨雨轩站在门的两侧,一人手里一块蛋糕,大约是准备用来偷袭杨默的,只是杨默的反应实在是有些快,两人手里的蛋糕都直接糊到了对面的人的身上。

杨默还有些懵逼,直到他看到了头顶着一坨奶油的玄珞非正在笑嘻嘻的用奶油在自己亲弟身上画鬼脸,这才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趁着八岁幼女墨雨轩正按住五岁幼童玄鸿豫用奶油揉他脸的时候赶紧溜走了。

玄珞胤呆呆的坐在椅子上,估计已经喝晕了,连自己被亲哥当成了涂鸦板了还没回过神来。杨默扯了扯他,玄珞胤一抬头脸上就被画了两道猫胡子,玄珞胤觉得脸上有些凉伸手去抹,然后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全是玄珞非的杰作,可惜一只喝多了的玄砸毫无杀伤力,玄珞胤正要起身发作头一晕又趴在了地上。

季祭摇头唏嘘的两声,抬手用一团奶油盖在了他头上,还给他插了个小旗子。然后反手往简墨烟的背上贴了一记。突然遭到友方攻击的简墨烟又被玄珞悠正面盖了脸。

Game Over. 您的好友玄珞胤、简墨烟已下线。

一场蛋糕大战打下来真是轰轰烈烈。群相册里不断有图片更新,表情包素材源源不断的出世。就这俩小时内攒下俩的黑图够这群神经病们再玩两年。

最后杨默抹了把鬓角的奶油,嫌弃的蹭到了凌川手上,后者淡定的擦着自己镜片。玄珞胤仍旧顶着脑袋上插着的小旗子趴在包间的沙发上。墨雨轩已经换了一套衣服了,淡定的给自己的头发清理着奶油的残渣。简墨烟帮她递着纸巾,玄珞悠换衣服去了。后来到场的萧弥卿和白翎被集火的比较惨,两个人还在厕所里还没出来。

玄珞胤给定的双层蛋糕最后只剩下里面的面包芯还是完好的,奶油全成了战斗工具。当然其中一半是被糊到了今天的寿星玄鸿豫身上了。玄鸿豫似乎是出去拿了什么东西了,连身上的奶油都没清就直接跑出去了。

进来收盘子的服务生被这群人的惨状吓了一跳,大约也是见多了很快就收拾完了东西走了。玄鸿豫出去了没几分钟就跑回来了,开始挨个给人手里发月饼。

杨默翻了翻日历,这才发现今天恰好是中秋的前一天,只是他父母离异的早,父母又都各自成家了,高中毕业之后就彻底搬出来自己独居了,过年过节要不是中国电信给他发短信他自己都不一定想得起来。

“能在中秋的时候跟大家一起出来吃顿饭,挺好的。”玄鸿豫有些感慨。

“这好像还是我们毕业后第一次一起出来玩。”玄珞悠侧了侧头回想了一下。

“感慨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季祭拨了拨自己的刘海,“反正大家都还年轻着嘛,以后逢年过节出来聚聚,时间有的是。”

玄珞非买了单回来,靠在门口提醒他们,“你们准备在这儿坐到地铁下班么?今天好像都没人开车出来吧?”

还在发酒疯的神经病们意犹未尽的起身,开始往外走。

 

虞渊的夜晚也十分热闹,十点多的时候夜市都是正热闹的时候。一群人往地铁站的方向走着,一路走一路嘻嘻哈哈互相打闹。

玄珞胤跟杨默并排走着,酒醒了七七八八,杨默在路边买了个树芽发卡趁他不注意别再他脑袋上,凌川不动声色举起手机按下拍照。

虞大在今年的暑假期间搬了校区,落在最繁华的垂镜区,而他们曾经充满回忆的台柳区旧校园已经开始动工拆迁了。

正如季祭所说,他们都还年轻,时间有的是。旧日固然有许多不太美好的回忆,但是在将来的时间里总会去慢慢的解决它。那个时候约定的梦想,还有认真计划过的四合院,都会有实现的一天。

 

F.I.N








…… 如果有人看到了这里,不胜感激。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