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君不顾.

一个私人仓库/同人走子博专栏
除了混吃等死一无是处/废物的自我修养。

欢迎聊天扯淡


D.Nue虐朝文学社/淹没在终焉之流

© 辞君不顾.
Powered by LOFTER

[D.Nue/瞎写烂尾建议你们别看]临冬。<4>

事情仿佛往一种奇怪又顺理成章的方向发展了。武珉退社走的快,仿佛她在虐朝呆的俩月是幻觉一般。然而秋天确确实实到来了,白翎跟玄珞胤分的突然,却也毫不意外。

玄珞胤本身就有些颓废大叔的气质,现在更是颓废到丧失自我。杨默本来还准备去安慰安慰那个倒霉的玄砸,大老远看到凌川的身影便转身回去了。他有些烦躁,尤其是看到凌川之后。这种烦躁的情绪便一直缠着他,思维稍有空闲停顿就便堂而皇之冲入大脑。

我可能无药可救了。杨默想。

那个秋季过的很快,也很慢。

杨默将自己的时间安排的满满当当,突然就一副拼命三郎上身了的架势,许锡外出了三个星期回来后看到杨默倒在寝室呼呼大睡,眼睛下面一圈乌黑。头发又是许久没打理了的样子,寝室里也有些乱七八糟,完全不符合这个整理癖的日常作风。

杨默醒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冷不丁被对面床铺上坐着的人吓了一跳。

许锡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杨默,伸手将他的烟盒摔在桌子上,冷声道:“我说小阿默啊,几天没见你,还学会抽烟了?”

杨默:……

许锡继续说,“你还有两个啤酒易拉罐掉你床底下了忘了捡出来。”

杨默觉得自己的表情可能有点挂不住了。

许锡说:“你脑子里装的什么啊都是?你平常不最烦抽烟喝酒的人了么?”

杨默撑着下巴,顶着许锡看了两秒钟,突然开口,“我有点饿,你带吃的回来了么。”

许锡隔着床铺瞪了他两秒钟,然后败下阵来,“没有,把自己收拾好哥带你出去吃晚饭。”

杨默被许锡劈头盖脑训了一顿之后似乎也正常了,花了三个小时跟许锡解释完后,烟还剩下半盒被他丢入抽屉再没打开过,打火机则是直接被许锡没收了丢入学校的垃圾桶。

许锡拍了拍杨默的脑门,语重心长的道:“兄弟,我觉得你现在gay里gay气的。”

杨默松了松手腕骨头,一本正经的回答他,“兄弟,我觉得你现在特别欠揍。”

 

玄珞胤本身的身体就不算好,往日还有季祭和玄珞非盯着他,白翎还在的时候还会强行给他塞药,凌川却管不住他,最后也只好任由他胡闹了。

大抵凌川没想到,玄珞胤能把自己作进医院里去。

杨默那会儿还在工作室里忙的日夜颠倒,许锡实习完回来偶尔蹭蹭课基本就给杨默当保姆专门盯着他吃饭睡觉了。

收到消息的时候杨默正在赶一份新的设计,他瞅见玄珞胤给他发的消息还有些纳闷,点开之后更是觉得这人可能又发疯磕到了脑子。

“阿默啊,来看看哥不?”

杨默沉思了一会儿低头摁手机,给他回消息:什么?

玄珞胤很久都没给他回消息,大抵过了半个小时之后QQ上给他传来了一个地址定位。杨默点开一看是一家医院,这才皱了皱眉抓着外套就出门了。

医院离他工作室所在的地方不算远,而他赶到的时候却恰好在楼下撞到跑出来的凌川。

凌川看着气都没喘匀的杨默还有些诧异,“你怎么来这儿了?”

“玄珞胤在医院吧。”杨默说。

“什么?”凌川没反应过来,随即说道:“他跑出去了。”

“怎么回事?”

凌川沉默了两秒,最后两句话概括,“他胃病严重到要住院了,刚才我去给他买点粥回来发现他人跑了。”

杨默顿了顿,这才注意到凌川手里还提着一个保温盒。他将目光移开又问,“你走了多久了。”

“二十分钟。”

杨默看了看时间,玄珞胤是半个小时前给他发的定位,二十分钟以一个玄砸的脚力跑不到哪里去,按照他的喜好……

“你先回去吧。”杨默转身往回走,“我大概知道他在哪里。”

“你知道?”凌川跟上他的脚步,“我跟你一块儿找去。”

“免了。”杨默回头,脸上一片漠然之色,“我不太想看到你。”

凌川站在原地愣住了,点了点头,“好。”

“我会把人带回病房的,你先回去吧。”杨默理了理外套,这才觉得身上有些冷,早知道就该把围巾也带出来。

想到围巾杨默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一边嘲讽自己像个姑娘一边往学校的方向走了过去。

 

杨默在学校图书馆的天台上找到了玄珞胤的时候,他穿着单裤和衬衣,连个外套也没带。杨默过去把外套给他披上,坐到他旁边说,“凌川亲手给你做了粥,好歹吃了再往外跑。”

后者乖乖被他披上衣服仍然望着校园里的沉沉夜色,“没胃口吃不下。”

“那你好歹也该穿厚点再往外跑。”杨默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这天气,搞不好要下雪的。你这么嫌弃自己命长?”

玄珞胤摸了摸鼻子,又问杨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猜的。”杨默摸了摸自己裤子口袋,掏出烟盒,摸出里面最后的两支香烟,递过去一支给玄珞胤,“抽么?”

玄珞胤点头,从杨默的上衣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熟练的点上。杨默凑过去接了火,跟他一起坐在天台上抽烟。

“我原本以为你不会抽烟。”玄珞胤想到上次他上天台吹风的时候撞见杨默的场景,突然笑了出来,“那会儿你应该也是刚抽烟吧。”

“确实不喜欢,那是第一次想试试。”杨默点了点头,“结果被你撞了个正着。”

“哈哈哈哈,那还真是巧的。”

杨默望着愈发深重的夜色,突然开口:“瞎折腾什么呢。”

玄珞胤愣了一下,两口掐了烟头,忽然叹了口气。“我感觉你跟什么都知道似得,但是你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

“知道的不多。但是...”杨默点了点头,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凌川跟你告白的时候恰不巧我在门口。我不是有意听墙角的。”

玄珞胤一脸懵逼。

杨默又说:“我不太理解你的行为,但是想想你们这个发疯估计是祖传的,之前玄珞非 也总爱干些没头脑的事儿,不过季祭会看着他。”

玄珞胤摇头,“哪儿能,我哥作的可比我厉害多了。”

杨默瞥了他一眼,“这好像不是重点?”

“好吧。”玄珞胤摊手,“所以你是喜欢凌川?”

杨默顿了一下,随即也掐了烟头,“以前。”

玄珞胤理解的点了点头,“我懂。”

然后又是归于沉默,直到杨默的手机突然一阵响动,杨默听着这个手机铃声表情就变了,接了电话苦兮兮的开口,“喂。”

“兔崽子你他妈的又跑哪里去了?!”没开免提玄珞胤都听到电话对面的咆哮。

“呃……我这会儿有点事,晚点回来。”

对面似乎是唏嘘了两声,“行吧, 自己注意点。那我先回去了。”

杨默应了一声,直接挂了电话,侧头看到玄珞胤正歪着脑袋瞅着他。

“室友。”杨默无奈的解释,“挺照顾的。”

玄珞胤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挺不容易。”

杨默耸了耸肩,随即打了个寒颤,“你要想的话,跟我下去先?我有点冷。”

玄珞胤看了看自己身上杨默的外套,有点尴尬,乖乖往楼下走去了。

杨默带着玄珞胤回到宿舍敲门的时候许锡还有点吃惊,然后毫不客气的把这俩人一起骂了一顿。然后给他们打热水,翻出两件杨默的厚衣服丢了过去,又看了一眼玄珞胤的装束沉着脸翻出一套厚衣物丢给玄砸指向卫生间,那意思,换衣服去。

杨默跟玄珞胤对视一眼,决定向保姆势力低头。

“今天你还回那边去不?”许锡问他。

杨默看了一眼玄珞胤点了点头,“还走。”然后拉了拉玄珞胤指着窗外,“下雪了好像。”

玄珞胤凑到窗户前,啧了一声,“还真是。”

杨默理了理外套,把玄珞胤换下来的单衣单裤找个袋子装好。拉着有些雀跃的玄砸就出门了。许锡晓得以杨默的性格肯定不会打伞,也懒得再给他当妈。

“你不想回医院的话去我那边吧。”杨默揉了揉鼻子,放缓了脚步。

玄珞胤无所谓的伸手接着雪花,“行啊。不过师弟那边估计有点麻烦。”

杨默寻思着师弟应该是指凌川,掏出手机按了条短信过去。

玄珞胤瞅着他的行为,“一条短信就打发了?”

杨默皱眉,面上的表情应该叫做嫌弃,“他还想咋样?以他的个性干不出连环12call,大不了我拉黑。”

玄珞胤给他比了个大拇指,“我喜欢。”

事实证明凌川是真的干得出来连环12call的事情的,杨默索性将手机开静音,一路跟玄珞胤往工作室的小租屋里走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讲话。

越聊玄珞胤越觉得这个人对胃口,十几分钟的路程聊完玄珞胤跟杨默基本有点相见恨晚了。然而考虑到玄砸的胃杨默顺路还给他带了碗粥,最后大约是有人聊天的玄珞胤心情好了的缘故乖乖的吃下了大半碗。

 

杨默毕业的时候玄珞胤又特么的住院了,胃病复发。

这次玄珞非都亲自跑医院里来给自己亲弟弟脸上画王八了,季祭在旁边帮忙递墨水儿。一年多不见这俩似乎又凑一起去了,玄珞胤双拳难敌四掌最后屈服在黑暗势力的淫威之下。

玄鸿豫则是当着玄珞胤的面打包带来了自家二叔最喜欢的拉面然后当他面吃完了,连汤底都喝干净了,看的玄珞胤想把自己的侄子胖揍一顿。

玄珞悠十分同情并且笑出了声。

杨默看着病房里的群魔乱舞摇了摇头,推门出去了,瞅见站在门口发呆的凌川,直接绕过他身边往楼梯口走去。

凌川大约是想说些什么,跟着走了两步,最后却也停了脚步又站回门口发呆去了。

 

 

毕业之后的第一个晚上杨默坐了一个梦。

 

梦到第一次季祭主持的喝茶大会上,没人发了个纸写下自己的梦想。

他写的是什么这会儿已经有些想不起来了,可他记得玄鸿豫写的是什么。

『买个四合院,大家一起像一家人一样住在一起。』

季祭端着自己的水杯眯着眼,“想法是不错,不过虞渊的地价可不便宜。”

颇有经济头脑的杨默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那蓉尼玛你可能要当一辈子的房奴。”

玄鸿豫鼓着嘴有些不服气,然后被玄珞非揉了一把头,“没事,你叔罩着你,不会让你当一辈子房奴的,来,笑一个。”

“就是,大不了把老胡卖了,给你凑个地皮钱。”

“喂?!我就值一块地皮??怎么说还要算个砖瓦钱!”

“哈哈哈哈哈……”

 

梦里一片光怪陆离,醒来之后一切都消散而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