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君不顾.

一个私人仓库/同人走子博专栏
除了混吃等死一无是处/废物的自我修养。

欢迎聊天扯淡


D.Nue虐朝文学社/淹没在终焉之流

© 辞君不顾.
Powered by LOFTER

[D.Nue/瞎写烂尾建议你们别看]临冬。<3>

 

季祭他们升大四那一年,玄珞非彻底在学校里失去了踪影。

大约是被各方压力碾压了一年多后,季祭对于渐渐闲下来的生活还有些不适应。一方面是到了大四学校就不再让他们过多的参与校内社团以学生会事宜,许多人都已经向就业方位提交申请了。季祭往日虽然都是不愠不火的温和性子,却也是个固执的人。可悲的是,他还很清醒。于是他也不急着操心将来自己的饭碗问题,每天往图书室自习室里一坐,端着一个茶杯,随便捧个什么书一看一整天的。

你无法安慰一个有清醒而知趣的人。

季祭这个样子所有人都无可奈何。过往他实在是有事谁都不好打扰他,如今都闲下来了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德行。谁都有些看不下去,于是杨默和玄珞胤自发去陪季祭喝茶看书了。玄珞胤陪他蹲了一段时日的图书室后也有些受不住了,毕竟姓玄的人都有种血脉流传下来的疯狂。他理解他亲哥玄珞非的作为,更体谅他发小季祭的心情。然而夹在这两人之间他什么都做不了。做不了索性就不做了。玄珞胤跟季祭谈论了些什么后头也不回了出了图书室,然后就向学校递交了留校申请。决定再在学校耗一年来年跟杨默他们一起毕业。

杨默盯着季祭正在看书,又似乎是在发呆的侧脸,无声的叹了口气。

对于玄珞胤的决定凌川表示鼓掌欢迎。杨默站在白翎旁边不做任何表示。

然后那个暑假过去,再开学玄珞胤就公开谈恋爱了,对象是他们的老熟人,白翎。

尚算虞大学子但是基本不在学校呆的季祭给予了祝福的掌声,玄珞非在公司里听说了他弟的事情给予了同情的宽慰。毕竟玄兆安早就对自己的二儿子微词颇多,再来个明面一出柜估计玄珞胤今年都不用回家了。

玄鸿豫表示目瞪狗呆,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叔,然后拉着简墨烟喝了一听啤酒嚷嚷着为什么叔都脱单了我还没人要这类的话题,赖着简墨烟耍了一宿的酒疯。郁然和程承没什么表示,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我有对象无所畏惧吧。萧弥卿和玄珞悠意思意思互抱互泣了两秒钟后该干嘛干嘛去了。

玄珞胤懒洋洋的搂着白翎露出一个没脸没皮的笑容,后者由他抱着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胃药,然后收获了玄珞胤一个苦逼兮兮的眼神。

凌川唏嘘两声走开了,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杨默盯着玄珞胤看了半分钟,最后扯了扯嘴角实在是没忍住,“你再装,你丫吃的是胶囊。”

刻意秀恩爱的人就应该掐死。

 

然而杨默最后还是没能掐死玄珞胤。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玄珞胤和白翎的感情太过奇怪了。太过年轻的人不懂何为收敛锋芒。白翎是知趣的,而姓玄的人都是疯狂而无畏的。

玄珞胤先追的白翎。白翎脾气不算好,这点也都是有目共睹,玄珞胤自发而上,软磨硬泡一个暑假之后也算有了结果。然而开始没羞没躁的虐狗生活。

太过有信心的人,打脸也会很疼。玄珞胤感觉自己有点倒霉,却也无奈。毕竟这个走背字也是祖传的。两人在一件两件三件的小事中渐渐消磨掉了耐心,然后争吵反复的爆发。

最后不欢而散。

那段时间玄砸明显受挫,颓的比季祭明显多了。自然也好哄多了。

只是恰不巧杨默因为专业选的好次次期末胜高考忙的晕头转向,哄玄砸这种事情还是凌川扛了大旗。偶然能三个人凑一桌吃个饭,杨默跟厚厚的速写本死磕,凌川和玄珞胤聊着常人理解不了的话题。之前杨默还会跟着百度一下试图用自己平凡的大脑理解一下,后来觉得这种行为有点浪费生命也放弃了升华思想。

世界是神奇的,造物主是坑爹的。缘分这种东西是日狗的,说到底就是天时地利人和没一个对的。摆明就是欺负你运气不好就让你往死里平地崴脚。

还是玄鸿豫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那个时候他正跑出校外三条街找他心心念念的小吃摊,转个身亲眼瞅见往日都一本正经还有些呆萌的杨默从衣袋里掏出半盒香烟从容熟练的点燃。杨默靠在酒吧的侧门点烟,然后叼着烟头走出来的时候正好跟玄鸿豫装了个正着。然而杨默只是扫了玄鸿豫一眼并没表露什么情绪,全然当做没看到一样抬脚往前走。

郁然和程承所在的专业外出实践活动去了,玄鸿豫带着懵逼的大脑给自家小叔打了个电话,然而并没有打通。

接下来的连着一周玄鸿豫都没有遇到一个能让他问问情况的人,这事儿也就被各种事情挤压出了他的头脑。期末修罗期就这么看似平淡的过去,然而直到寒假离校玄鸿豫都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春节期间还是那般水声火热,玄鸿豫听家里的长辈说起自己的俩叔,玄珞非继承家业后做的还算不错,玄兆安很是器重自己的大儿子,大有再过个三五年直接甩手让玄珞非当CEO的架势。然而玄珞胤,据说他那年过年都没回家。

后来玄鸿豫看空间朋友圈才知道,玄珞胤整个年间都跟凌川在虞渊周边的小城市里小旅游。大概凌川的爹妈也是心宽的。放任自己儿子才大二就敢过年不回家。

玄鸿豫有点想问问杨默新年怎么过的,但是无端心中升腾起一些难过的情绪让他始终有些难以开口。那个除夕他过的有些心不在焉,连春晚都没看早早的溜进房间闷着被子睡觉了。在烟火的嗡鸣之中恍惚坠入梦中。

他梦到虐朝文学社成立初期,玄珞胤和玄珞非坐在第一排,跟季祭一起给所有人发调查问卷。题目也很简单,问他们理想的生活是如何。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玄珞胤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思。“好像不太现实。”

“我比较想体验一下战场的感觉。”风铭狱把玩着一块橡皮。“参军?”

“每天可以放心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其实我比较想当个小说家。”这是杨默的回答。

萧弥卿趴在桌子上有点不好意思,“以前我的理想是当个神棍。”

“那我们可以看粽子跳草裙舞了吗。”季祭眯着眼的调侃他。“我从小的理想就是当个看门的扫地大爷,每天摊着躺椅泡茶晒太阳。”

凌川轻描淡写笔下落了四个字,当个奸商。

喻筱离有些无奈,“你们的理想生活还真是不一般。”

玄鸿豫朦胧中惊醒,坐在床上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烟火正绽放出美好的形状。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看新年的烟花,毕竟再过一年禁令就下来了,再想看到这样热闹的场景可不容易。

正在他坐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来那日在活动室喝茶聚会的时候,自己也在纸上写下了的,自己的梦想。

——买个四合院,大家一起像一家人一样住在一起。

玄鸿豫十分清楚,要实现其实不太可能,但是他始终不原接受破裂来的这么快的事实。

 

再开学的时候,似乎一切又被完好的掩盖了起来。

杨默也就第一天入校的时候见到过了一次,随后就没看到过人了。郁然也不知道自家表兄在忙些什么。后来才得知他也提前跑出去实习了,学业工作两不耽误可不得忙的晕头转向。

玄珞悠回家了一趟神情复杂的拍了拍玄珞胤的肩膀。后者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依旧跟凌川往图书室里一蹲,然后扯天扯地。

简墨烟和萧弥卿一开学就被安排出去活动实践了,白翎自跟玄珞胤分手之后就跟他们断了联系,如今玄鸿豫满心郁闷确找不到一个人问个究竟。

玄鸿豫有些茫然。一切都仿佛是顺理成章的,他又觉得处处都不对劲。

 

季祭毕业的那天太阳也挺大的,玄珞非意料之中都未到场,他的毕业证之类的东西都是玄珞悠帮他拿回去的。季祭和玄珞非为学校做的贡献几乎可以载入学校历史,玄珞非不在学校,也只能让季祭作为学生代表发表演讲。

站在并不算陌生的演讲台上,季祭看着台下许些熟悉的面孔,照着早就准备好的演讲稿一丝不苟的发言,仿佛仍然是锋芒初露的那个季祭。

杨默那天也回了学校,也算给他们的老朋友们送别。季祭大约不太想看到他们,大会刚散就跑了个没影。没跟季祭聊上一聊,正准备走的时候倒是迎面遇到了玄珞胤和凌川。

真是不想看到谁谁就望你眼前凑。

杨默无奈向他们点了点头,正要走开确被凌川喊了下来。

“好久都没碰到你了,一起去吃个饭怎样?”凌川说。

杨默脑子里闪过千万种拒绝的方法,最后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应了下来。

玄珞胤挑了挑眉,抬手拉过杨默拽着他一并走了。

 

世事皆有因果,虽然在其他人眼里看来许多事情都太过突然了,而在沉默的人眼里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有些事情你越是不想知道的那么通透,真相越是迫不及待的望你面前展现开来。而人一旦有了难以言喻的心思便会不安。玄珞非是这般,玄珞胤也是这般。那两位天才皆是如此,杨默一个普通人又怎么脱的出这个怪圈。

凌川跟杨默是好兄弟,认识他们的人都这么说。

凌川从小就是个很耀眼的人,杨默对此相当的清楚。在第四次帮凌川扯理由挡下来告白的姑娘后,杨默对其耀眼的程度又有了新的认知。

但是老实说,迷妹他不是没有见识过,一路追到家门口的……?

新来的社员是一个叫武珉的妹子,据说是慕名而来。不过慕的不是玄珞非和季祭的名。

杨默给了凌川一个怜悯的笑容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自己的设计稿溜之大吉,玄珞胤和玄鸿豫冲他吹了个口哨也跟着跑路,季祭仍旧一副老大爷的表情乐呵呵的招呼新人坐下喝茶,手边是他处理不完的报告和文件。墨雨轩只是皱了皱眉仍然一言不发。

武珉来势汹汹,却铩羽而归。

那会儿季祭还处于低潮期心不在焉,加之学生会的事情让他总在忙碌之中。文学社的事情就大部分由杨默和凌川来处理了,老实说社里也有很长时间没来新人了,到底还是退社申请书看的比较多。对于武珉的加入杨默没有上太大的心思,还是公事公办。尽管他将武珉对凌川异常的热情纳入眼中却半句话都没出口。

我应该早些意识到的,杨默握了握拳头,仍然一言不发。武珉坐在围成一圈的桌子边缘,脸上的神色有些悲戚。

“前辈们应该清楚我说的话到底是不是实话。”

“老实说,你们这种人才完全没必要埋没在这个快要完蛋的社团里。”

“学长们真的不考虑考虑吗?”

墨雨轩抱着胳膊,脸上已然一副愠怒之态。杨默拍了拍他肩膀示意她镇静下来,手指点了点桌子把武珉的视线从凌川身上拉回来,语气平稳,“所以呢?”

武珉有些怔住,大抵是听出杨默抑制了情绪。

“所以你就来撬墙角?”杨默挑了挑嘴角,露出一个微笑,“你不会以为,虐朝领头了离校了,我们这群人就由你们随意挑选了吧?”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话说的挺好的。”

“可是老子乐意,关你屁事?”

杨默站起身走到武珉面前,面上一片阴沉之色,“如果你来虐朝就是为了撬墙角把我们当成无主的肥羊的话,你现在可以出去了,以后都不用再来了。”

大约是他眼神太过凶狠,武珉转神出了活动室的大门。

听着脚步声远去之后,杨默才回头,看了一眼从头到尾毫无表示的凌川,兀自冷笑一声。扬了扬手,“都散了吧。”

然后他也出了活动室的门,绕过一个回廊后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他在回廊里站了一分多钟,不出意外的看到凌川往他这走来的身影。

“你想说什么?”

凌川跟他对视了有半分钟仍然一言不发,最后还是杨默先开的口。

“她是我引荐进来的,但是我不知道……。”

杨默点了点头截下他的话,“嗯,我知道。你不知道她是来挖墙角的。”

凌川没做表示,眼神有些游离。

杨默继续说:“但是你知道她为什么来的。”

这两句话看似矛盾,但是杨默知道凌川听得懂。他也懒得等凌川回答,直接下了楼梯。

 

直到杨默提着一听啤酒带着新买的打火机爬上了图书馆楼顶,他才觉得自己发热的大脑开始降温了。莫名的怒火却始终在心头萦绕挥散不去。

杨默敲开烟盒,动作有些生疏的点燃烟头,吸了一口把自己呛的咳嗽了好久。

老实说他不会抽烟,甚至闻着烟味都会头疼。一般有人在他旁边抽烟他都会皱着眉头走开,但是这会儿他确实需要一根香烟缓解压力。

其实他完全没必要这么生气的,虐朝对他们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也相信一起共度了日子不会让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随随便便就被人三言两句撬了墙角。

但是他始终介意一件事。

换做玄珞非或者季祭或许都比我解决的要好。杨默懊恼的想,冷不丁被身后突然想起的动静吓了一跳。

“阿默……?”

杨默回过头,看着顶着一头白毛脸上一副愕然之色的玄珞胤,莫名就感觉有点尴尬。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