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君不顾.

一个私人仓库/同人走子博专栏
除了混吃等死一无是处/废物的自我修养。

欢迎聊天扯淡


D.Nue虐朝文学社/淹没在终焉之流

© 辞君不顾.
Powered by LOFTER

[终焉/缘更]观察记录。

根据笔记来看应该是我高三最后那几个月闲的时候随便写写的,

现在已经想不出来我到底准备干吗了。

什么时候等我想起来了再补两笔。

在那之前后续你们自己脑补吧


 

    这是一本记录手册,它来自于一名观察者。

 

我是一名观察者,现在在一家精神疗养院进行我的工作。

我现在还记得起,我向这家疗养院提交观察申请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是反对的态度,包括这家疗养院的工作人员。但是我总归不好向他们解释这只是我心血来潮的一次玩乐。这家病院的保护措施非常完善,我相信自己会平安的在这里度过三个月完成我的观察工作,尽管这并没有理由,可我总是相信自己没由来的判断。

也许在观察笔记的开头写上这些内容不算好,而且我记得合约上也有一些条例,这段内容还是在整理手稿的时候删掉吧。

 

今天我搬进了这里的公寓,院方虽然驳回了我的宿舍申请书,但是还是尽量满足了我的观察条件——住宿的地方于患者们尽量接近。

三楼是个很好的观察场所,尤其是这里的独立阳台。

我不用借助观察器材就能看到比邻院落中的病人们的活动。现在还是午休时间,他们还在躺椅上舒服的晒着太阳午睡,有的人背着太阳光翻阅着书籍。倘若我不知道这里其实是一家重度精神人的看护疗养院我定然会以为自己住进了高档小区里。

对了,没有写下详尽的环境报告。

这是一家医疗设施完备的精神疗养院,除了一栋就诊楼和员工宿舍楼之外,其他的楼房都较为低矮,最高不过五层,甚至还有平房。多半是一到两层的院式住所。整栋疗养院都城市的郊区,环境足够幽静,站在稍微高一点的地方都可以望到远城区。

院式住所是因为在这里接受疗养的都是重度精神病人,最靠东边的院落的更是一群患有多重人格分裂的患者,也是整个疗养院最为紧张的一个分区。

同样也是我对这个疗养院最为感兴趣的一个地方。

 

20XX年XX月XX日 周三,晴天。

第一次观察记录记载于我住进公寓后的第二天。

昨天我带着搬进来的时候这里的工作人员给我的地图在这家疗养院里逛了逛。大致分清楚了这家病院的构造。说来奇怪,这家病院有很多空房间,然而通往这些空房间的楼道不是上了锁就是围上了铁栏,这里的护士告诉我,那些房间曾经也是病房,但是由于这里的病人越来越少就空出来当做仓库了,怕偶尔有病人跑出来于是格外做了防护措施。

最后我还是用相机拍了几张这些地方的照片,也许是我一贯散发的思维在作怪,我认为这些房间还是不要随便接近比较好。

 

今天下午我接触到了我的第一名观察对象。

他的房间有许多防护措施,甚至手上还带了长长的锁链,虽然那些东西轻盈,而且并不影响他的行动,病人也并没有对这些东西太过介意,反而时常把锁链握在手中把玩,也许他是个心态十分乐观的人。

我敲门的时候他正在自己房间的桌子上作画,当然也有可能是书写。这只是我的推断,因为我进入房间的时候他已经将桌子上的所有纸张都收了起来,但是手上还沾染了许些笔墨的痕迹,而且桌子上还摆着几只笔,笔帽掉在了地上。

起初他对我很有警戒心,毕竟他没有精神认知障碍,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身处一家疗养院内接受治疗,在这种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没有医生护士证件,也没有穿病服的人,怎样都算是奇怪的。

我并不介意他的态度,我借阅过他的病例,对我的观察对象有了一定了解后我才会与本人接触交流,毕竟每个病人都有许多值得注意的地方,而这个青年的病症较轻,因此在禁忌一栏并没有太多的文字。站在他的门口像一位邻居一样和他攀谈两句后,他总算肯请我进去坐坐好好聊聊了。

这个病人的名字叫千罗。模样和病例中写的年龄不太符合,毕竟看起来还是个刚成年不久的少年,微笑起来的样子感觉还很腼腆,然而他的病历上写着他已经有二十七岁了。

根据记录来看,他在这家疗养院呆的时间很长的了,由于人格分裂对他的生活造成了严重的困扰来到这家病院疗养,虽然其他的人格并没有什么严重的暴力现象,但是由于记忆出现了严重的断层和错位,遗憾的是住院五年来药物和其他方式的治疗起到的作用并不多。

我坐在他房间的凳子上跟他聊天,如我之前所预料的,他的心态十分乐观,对于自己的病况并没有过多的介意,并且同我讲了许多在这间病院里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

千罗与我爱好有些相似,兴趣相投的人总是格外有话题,然而我跟他并没有攀谈过久,毕竟他还是一个要不断接受治疗的病人,一个小时后我便被护士请了出去。

我有注意到他的药物中包含一些镇静药物,似乎也是他长期服用的药物,不过看起来这些药物对他的精神影响并不大。

 

病院对病人的治疗安排有些不同,我对每个病人的观察交流只能在他们空闲的时间,然而根据病况的不同每个病人的治疗安排也不同。

遗憾的是下午我并没有接触到第二个我的观察对象。因为他对镇静类的注射药物反应过于大,在接受了治疗后一直处于昏睡状态。

也许明天我就能去观察他了。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