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君不顾.

一个私人仓库/同人走子博专栏
除了混吃等死一无是处/废物的自我修养。

欢迎聊天扯淡


D.Nue虐朝文学社/淹没在终焉之流

© 辞君不顾.
Powered by LOFTER

[虐朝/练笔]Day.2 听茶

Day.2 听茶


BGM是风花雪月,下次找到了再插进来。


 文/玄歌一曲


姑娘步入茶馆的时候,楼里已经没有多余的空位了。两三个茶客对桌闲谈,声音不大却莫名感觉十分吵闹。

小二整埋头煮茶,倒是没注意到这位脚步轻盈的姑娘,待到她用手里握着的短刀敲了敲柜台,小二这才抬起头来,忙挂上客套的笑容,从柜后绕了出来问她,“这位姑娘要喝点什么?”

“随便来点什么罢。”姑娘撩了把披着的发,环视一周拧着秀气的眉毛问,“店家,你这还有空位么?”

小二这才一拍脑袋,有些尴尬的看着四周,却见到角落里同样是一名女子带着斗笠,一人一桌,只好问方才进来的姑娘,“那边有位姑娘独自一桌,不如你去问问可否跟她拼个桌?”

姑娘似乎也瞧见了角落里的那名女子,抱着胳膊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却见她也抬起头来,摘了斗笠,远远的往门口一望,银发朱瞳,眼角挑起,眉目精致。

姑娘抱着胳膊与她对望,转而展颜一笑拍了拍小二的肩膀,“无妨,我去看看。”说着就提着自己的小包袱往那处去了。

女子端坐着,面前一杯茶水透着茶香,半掩着杯口,神色冷淡的看着对桌坐下的姑娘。

“这位姐姐,可否透露姓名?”姑娘大大方方将包袱搁在桌上,接过小二递来的茶盏,对那女子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

“齐歆。”女子冷冷清清的开口,额发微落便抬手去抚。

“原来是齐姐姐。”她微微抿嘴,望见女子袖中露出的半截玉镯,忙倾茶置杯中低头小抿一口,却忍不住低低的笑了出来,“家兄寻你可是有些时日了。”

“我知道。”齐姓女子垂眸,知是身份已被道破却不想去深究,“你是他妹妹?”

女子放下茶盏,抬头望入她眼中,明见自己的倒影,“承蒙长辈关怀,同我兄长一般就好,单名一个木字,可尽你意?”

“萧木。”女子轻声念出她所道出的名字,“你取名可比你兄长有些意思。”

阿木眨了眨眼抓了抓自己披散的头发,兀的回想起此行的目的垂了垂眸,“谬赞了。”

“你是有话要说?”齐姓女子一眼看穿她心思,倒是毫不避讳。

“姐姐,此行湛国,风光可好?”阿木应下话头,倒是提了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山水不如故土清秀,花草不比家乡艳丽,日落月起,天下都是一副景色。”齐姓女子毫不犹豫的开口,眉目平静全然不似她口中的波澜,“冬日寒凉朔州犹过而不及,若说真有什么好,怕是唯有清净合我心意。”

“我渡瑞水时,那船家同我讲过几分湛国风情,似乎并没有姐姐这般说的不堪。”阿木握了握手边的包袱,仍是盯着那女子眉间黛色,倒也无不信之意。

“天下之大悲欢一渺,何须顾忌字里行间的真真假假。”女子垂眸执起一盏茶,倾斜而下,茶水滑落尽数落在地上,唯有茶香四溢。“更何况,玄姓之人,能有几句真话。”

阿木的眉眼间隐约带上几分笑意,却难辨其间究竟是悲凉还是欢喜,“既是四月芳菲春意正好,我闻湛国有故土不曾见过的风月,姐姐此行能得亲眼见之,倒是心下羡慕了。”她将手中的包裹展开,掀开灰色步角,露出一截夹竹桃枝来。“此处已是边界了,我还需往南再渡桓沧,便不送姐姐了。”

那桃枝像是新踩下的,似乎还带着旧日最为熟悉的风息月影,隔着千山万水也要将她拉入旧日。似是醉意正浓,良宵清光,高台之上清歌起,星云转移隐月容。

她起身重新背好包袱,间女子眉目间痴色尽显只得暗叹一口气,又起茶盏一口饮尽,倾尽壶中又斟满一杯,同她那般尽数泼洒在地上婉出一道弧线,便利落的转身离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