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君不顾.

一个私人仓库/同人走子博专栏
除了混吃等死一无是处/废物的自我修养。

欢迎聊天扯淡


D.Nue虐朝文学社/淹没在终焉之流

© 辞君不顾.
Powered by LOFTER

[终焉/生贺/言灵paro]噤声。[缘更。

噤声

 

淹没在终焉之流,

*文/玄歌一曲

*Cp/千罗&零下

    傻老零生日快乐!

本来还准备再拖两年,瞅见日子不错提前发一段应景。

关于零曦我是真的尽力了

 

 

 

 

 

正逢一个大晴天,零家大院儿的公子哥儿零下觉得吃饱了睡好了精神足了准备出门找乐子了。城东的琴馆啦,城西的集市啦,城北的古玩铺子啦,似乎这偌大的城镇里已经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

说的也是,毕竟这小公子已经在这个城里生活了这么多年,那处还没被玩透呢?

零下忽然就觉得有些无聊了,背着手一甩锦袍坐进了城中的一家茶馆,台上还有一位说书先生讲的正带劲儿,正是那边大陆间魔王的故事。

这些个无趣的事情,小时候就听腻了。零下颇为无聊的端了茶盏,青釉茶器里勾勒了花纹,倒是有些好看,不如回家找人收套,摆在屋里看着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这茶杯倒是挺好看的。”正好听到隔壁座的一个小少年的声音。

零下侧头,就看到一个白衣公子哥儿蒙着白纱巾,正看着自己旁边那个小童,目光顺着那方向一往,倒是看到零下遁来的目光了。

那小童倒是挺可爱,眼睛大,脸上稍带几分稚气,却又不似小孩那般圆润,倒是有几分精神,声音倒是童孩的脆生生的音调,晃着一头有些奇异的棕发,着一身普通的布衫坐在凳子上,坐相随意倒也端正,正捏着一个茶杯往那白衣人方向送呢。

那白衣公子蒙着面纱倒也能从哪弯弯的眉眼里读出些表情,大概是在笑了。那斗笠还支在手边,看样子是进屋才摘下的,这人一身白衫倒是也有几分华贵气质,却是藏头露面的,如此也掩盖不住举手投足间的从容优雅,衣着得当,纵然蒙面也看得出的眉眼俊俏,理当也是不差的世家弟子了。

零下侧着头一时看的出神,目光毫不掩饰的盯着那白衣公子,那小童举着茶杯倒是敏感的很,也侧过头来看着零下,这几人对望几秒。那小童倒是觉得有趣了,抿了最放下杯子,指着零下,“那边的!你总盯着老师看干什么呀!”

零下头一次被人指着鼻子说话,当下遍嗤了一声,悠悠的撩了衣摆撑着下巴,直接转了个方向对着这二人坐着,语气悠然还带着一股子欠抽的劲儿,“我面朝这边坐着,望这个方向看就一定是看你们了?”

旁边的人听到这话就知道是零家公子哥儿啦,连忙搬着凳子悄无声息的挪开了些,谁不知道这公子哥儿是有名的闲散弟子,整天到处浪,偏生的一副刁钻口舌,若是谁跟他斗嘴儿定然气的掀桌砸凳,若是些猫仔儿定然是尾巴尖的毛都炸开了,伸出那利爪要挠人来。以往每个月总有那么些地方要遭殃,后来大家伙儿都算是学乖啦,见到零公子自觉绕远些,天晓得这人是怎么凭这口舌都成了纨绔。

那白衣公子眯着眼,眉目间倒不像方才那般和气了,倒是没开口,只自顾低头取那茶盏,自个儿倒上一杯,这茶馆也不是路边的寒酸铺子,这公子上的茶也不是凡品,一时间茶香四溢。旁边那小童仍然是眯着眼瘪了瘪嘴,有几分置气的模样,自顾自的哼了一声,也取了茶盏倒上,抿了一口,转眼间语调遍带上了欣喜,“老师!这个茶很不错呢!”

原来是师徒?零下仍是那副傲然的模样心中自顾自的盘算,倒是对那白衣人面纱下的模样有了几分兴趣,来茶馆喝茶还带面纱,哈,我倒想看看你这般蒙着脸有几分作用。

那白衣人听了小童的反应又弯了眉眼,那双眼不似女子桃花般明媚动人,却是清澈至极,一眼望去也感受到有几分机灵气,刘海儿挡了半边额头,露出的半边眉峰像剑,皱起眉头却有几分凶狠气,料想也是因为这童孩在旁耐下了性子。

白衣人倒也坦荡,虽然蒙着面纱却没有刻意掩盖容貌的意思,利落的伸手接下白纱,露出那半张白白净净的脸来,那蒙着的半张脸上也没用什么疤痕,五官端正,尤其是眼睛分外有神韵,倒衬的整张脸都柔和了起来,若不是此刻有个讨人嫌的纨绔还在盯着他看,表情实在是好看不到哪里去,定然是个极其温和的面容。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零下脑中忽然跳出来了这一句,他极少出这城镇,此处来往的人不比南方大都,却也见过许许多多样子的人,却从未遇到这般合适这词句的面孔。

零下毫不掩饰的盯着那白衣人看着,倒是那小童敏感的很又回过头来瞪他,握了握那茶杯,白净的脸上简直写着“这个人好烦啊干嘛总盯着老师看啦。”白衣人似乎也感觉到了小童的烦躁,只是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带上许些安抚之意。

这下就感觉有点意思了,零下打量了那个小童几眼,却感觉有几分奇异。先前只觉得这小童发色特殊,可这世间精怪化形不在少数,更有许多人类与精怪结合,诞下的混血也染上许些奇异的特征。零下本以为这小童也是混血的孩子,这下顺着那他的目光看去却发现那双眸子是人类绝对不可能拥有的蓝色,眨眼间又如流光般被棕色晕染。这下他倒是看出来了。

这小孩分明就是个精怪化形,倒有几分本事已经能完全化作人类的模样。既然这精怪管这白衣人叫老师,那这白衣人也定然不是人类咯?零下揣摩片刻,又去端详那人。他年幼曾得高人相助,赠与他护身神器又教他功夫,少时对剑有兴趣便学了剑术,虽不能称之为大成却也有几分力道。暗自提气去探那人的周围,却被另外一股力道抵挡住,阴暗之气扑面而来。

零下皱了眉,当下就出口毫不压低音量的问道,“穿白衣服的,你是什么精怪化的?”

那白衣公子哥儿适才因为安抚小童缓和了些的脸色立刻垮了下来,,布衣小童握着茶杯僵了僵,微微侧头看了零下一眼,一脸怜悯。

“噗嗤。”一声嗤笑从旁边传来,倒不是那白衣人发出的声音。

零下侧过头,皱了皱眉克制住表情,也许是太过于专注那白衣人的缘故,不知何时那桌又坐上一个黑衣人,倒是没遮着脸,抿着嘴笑的颇有几分邪性,气势倒是大很,却不知到底是何时进了茶馆,居然连一丝动静都未察觉。那气息零下是熟悉的,是方才还在白衣人身上探到的阴暗,稍微留意就感觉到那黑衣人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子诡异,不知是那方魑魅魍魉化作人形要来为祸人间。

那黑衣人看了他一眼,眯着眼在他面容上盯了片刻,很快收回目光。那气势如同有形的雾气般随着那黑衣人的动作也一并收敛了下去,仿佛化作他身上的黑色布料紧紧的附着在那人身上,一片沉寂。

零下定了定神,只觉得一股死寂般的灰暗毫无动静的坐在那里,旁边是一股浩瀚的蓝色,带着吞纳之意,像大海,是那小童的意识。再往一旁却毫无起伏,白色意识安稳宁静,周身劲气围绕,只是个练武的普通人的气息,隐约还能感受到一股沉寂的黑色附着在那白色意识周围,想来是黑衣人为了保护那白衣公子设下的障吧。

那白衣公子仍然脸色不善的瞪着零下,适才觉得温和的眉眼尽是剑般的锋利,那双眼睛眯着倒像是再计算着什么,嘴角微挑,那笑怎么看都觉得有一股子嘲讽的气息扑面而来。

黑衣人哎呀的一声,转过头又看了一眼零下,脸上却是和那小童一般的怜悯之色了。

零下觉得有点尴尬了,莫非这个白衣公子是个什么很了不起的人物,问不得一句话,不然就会有人冲出来收拾他吗?

“我还以为是哪家大师带出来的高徒,修为了得。原来只是条鼻子灵的大狗带着几条狗孙子招摇过市讨茶喝,遇人就嗅真是本性暴露。”

话音刚落,就见零下身后的几个小厮仿佛魔障了般,立刻趴在了地上双手撑地双腿发力四肢并用的奔了出去,扯着嗓子极其诡异的发出犬类的叫声,咻的攀上了茶铺里面的茶壶架上,伸出舌头也不顾那茶水烫着舔了上去。然后双手捂着嘴巴,像极了犬类用爪子掩住嘴巴那般发出了惨叫。

白衣人哼了一声,抬手抚开茶盏,悠悠的饮了一口已经放了有些凉了的茶,丝毫不顾在座的人们惊恐的神色,感慨了一声,“这茶水还真是不错。”

那黑衣人已然一口茶水喷了出来,也只是意思意思用袖子擦了擦桌面随即扑在桌子上笑的只发颤,那小童似乎也没遇到过会是这样的情况,还握着杯子愣愣的,险些被那黑衣人喷了一脸。

“哎哟我的妈呀你,哈哈哈哈哈。”那黑衣人抬起头,开口就是完全藏不住的笑腔,说话都不上不下,“太恶劣了啊。”

那白衣人哼了一声,利落的抬手将杯盏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这才反应过来看了看坐在自己对桌已经傻了的零下。

“哎?你怎么还在这儿?”

黑衣人也觉得稀奇了,侧着头看向他的动作,却突然停了一切动作。

零下还看着自己一干手下缩在角落里,发出意义不明的呜咽声,他眨了眨眼许久大脑才恢复运转,这才觉得自己脖子上好像有点烫,零下低了低头,伸手捞出一块白玉佩,那玉佩正在热,还散发的淡淡的白色光晕。


T.B.C.









再说一遍,这文缘更。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