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君不顾.

一个私人仓库/同人走子博专栏
除了混吃等死一无是处/废物的自我修养。

欢迎聊天扯淡


D.Nue虐朝文学社/淹没在终焉之流

© 辞君不顾.
Powered by LOFTER

[APH/全员向/努力诡异风]谜域之城 [03]

谜域之城

 *文/玄歌一曲

* CP/全员向

*长篇龟更

 

马修抱着一直在睡觉的熊吉,走在人群里。一如既往的毫无存在感。

亚瑟和弗朗西斯依旧三句不合立马开掐,而阿尔弗雷德从来不帮忙只添乱,极度富有特色的笑声一直在队伍前面响起。

中间是费里西安诺,本田菊还有王耀,他们俩十分热络的聊着一些食物话题,也许是一整天没有吃到pasta已经让费里西安诺体内的pasta狂魔觉醒了,他拉着本田菊和王耀两个美食大家商量怎么用小镇里剩余的一些材料做出一顿豪华的餐宴。

基尔伯特十分感兴趣的旁听,时不时出个馊主意。路德维希捂着胃听着他们讲话,脑中盘算着怎么收拾残局。长期给费里西安诺收拾烂摊子的习惯已经让他预知到了当他们把正在商量的计划付诸于行动的时候,那场景该会是何等的壮观何等的惨烈。尽管他们接下来几日所住的屋子并不是他们自己的,但是极其严谨可以说是强迫症级别的路德维希依旧带着能努力的把屋子还原一下的想法。

伊万则是一直笑眯眯的盯着大部队,时不时挥一下手里的水管活动筋骨,马修抱着熊二郎看着他,身上的鸡皮疙瘩随着水管的动作一起一伏。

“说起来,我有个提议!”费里西安诺突然提了提声音这么叫到。

众人都看向他了,连路德维希都没摸清楚此刻费里西安诺脑子里又是怎么样的回路。

“ve……接下来,我们互相称呼对方人类身份的名字吧!反正在这个地方又没有其他人,还叫国名不觉得太奇怪了吗?”费里西安诺举着一根手指头,呆毛微微晃动。

“我倒是无所谓啊。”亚瑟抱着胳膊耸耸肩,“反正某个家伙名字和国名都是差不多的嘛,法/国青蛙。”

“你说谁是青蛙啊可恶的英/国混蛋!”弗朗西斯无缘无故躺了一枪奋起反抗。

“说起来,能够称呼大家人名的机会并不多啊,这倒是个不错的意见。”本田菊说。

“这倒是,就当是体谅一下隔几分钟就要打好多分割线的作者好了。”路德维希一本正经的画风突变。

“说的没错阿鲁,换我的话也会觉得很麻烦啊应该多体谅一下,不过他要是能快点更新就更好了目前还没走出什么剧情真的好无聊啊。”王耀依旧拢着袖子一本正经的开口。

“……大家可以把次元频道调回来了。”虽然是马修实际上是作者的家伙脸上挂着淡淡的[也许是无奈的]微笑这么说道。

王耀看了看日头,再看了看地图,清了清嗓子挥手让他们停下。“不过到现在我基本上已经能确定大概的方向了。”

众人围了过来,王耀摊开了地图放在地上,指了指朝南的方向画了一个圈。“这里大概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大了,地图上也没有比例尺,我计算了一下我们经过的路口,我们大概就在这一块了。”

地图不算小,然而上面各种各样的符号密密麻麻,唯有图案能让人稍微明白一些。而王耀划得那个圈,落在实际地域里,依旧是相当大的一个区域。

“诶,这么说我有个地方不太清楚了。”亚瑟皱了皱眉,指了指地图上那块被认为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我记得世界会议场所从这里来的方向是朝西,就算我们偏转了方向,但是我们大体上还是想西走的没错。”

“但是王耀你却说我们现在在向北走?”亚瑟抬了抬头,对上王耀琥珀色的双眼。

王耀微微皱眉,倒是没有直接接话。

“这个我倒是记得。”路德维希抱着胳膊开口。“世界会场到这里的方向是向西没错,但是我们刚进来的时候,那条路并不是一条直道,我是说对于进来之前的路而言。稍微向右边偏转了点,可能我们走了一天方向已经偏转了吧。”

“这么解释也算合理。可能是我多心了。”亚瑟脸上的表情微微松了一下。

“出了什么事情吗?”费里西安诺脸上挂着担忧看着亚瑟。

“没,只是我在这里感受不到妖精们了。”亚瑟说,“现在仔细一想,其实昨天进来之后感觉就非常微弱了,睡了一觉之后就彻底感觉不到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亚瑟你又来了。”阿尔弗雷德大力的拍着亚瑟的肩膀,丝毫没注意到在他手掌之下猛然脸色变得惨白的亚瑟,“世界上哪有什么妖精嘛。”

王耀连忙拦住了阿尔弗雷德的动作,看着被阿尔弗雷德两巴掌拍的趴在地上起不来的亚瑟,好心问他,“没事吧你?”

“……”正在吐魂没法回话的英/国人。

“真是的,小阿尔还是那么可爱啊。”弗朗西斯挑了挑嘴角凑了过来,“小时候可是听到亚瑟将这样的事就吓得脸色发白啊。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是这种性格。”

马修努力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将亚瑟扶了起来,心说他的兄弟这么多年一直没克服掉怕鬼的毛病的罪魁祸首不就是你们么。

伊万十分适当的在阿尔弗雷德背后阴笑了起来,自带黑色背景。

“不过啊,阿尔弗雷德你们家还真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有啊。”王耀看了看四周的房屋,“这么大一片废弃建筑在我家早就拆了阿鲁。”

“hero也不知道这片地方啊。”阿尔弗雷德无辜的摊手,“应该正在拆迁吧晚上轰隆隆的声音吵得我都睡不安稳啊。”

“……声音?”这句话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什么声音?”路德维希认真的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也许是他睡得太死压根没听见?

“……诶,我也不知道怎么描述,虽然动静不大但是很刺耳的声音啊。”阿尔弗雷德瞪大了他那双本来就不大的双眼,“你们都没听到吗。”

回答他的是众人脸上统一的茫然的神色。

“也许只是因为这是在阿尔家的缘故,他的感知比我们更为强烈吧。”马修抱着一直在睡觉的熊二郎这么说道。

阿尔弗雷德歪了歪头默认了马修的回答。

 

出了中间这么个插曲,虽然有点不清不楚,不过大家脚上的速度却没放慢。傍晚时分已经走出了这片区域,终于看见了略微宽敞些的大路。

“看起来这座城的规模真不是一般的大啊。有可能真的是就是一座荒废了的城市。”基尔伯特四处打量着,不经意的开口。

“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阿尔家里,该不会又是某人的恶作剧吧?像西兰那个小子总是开着那艘破船跑来跑去。”提到那个活力十足的小朋友,亚瑟也忍不住有些头疼了。

“如果这是恶作剧的话,手笔还真是相当大呢。”伊万抿着嘴,依旧是弯着眼眸的笑颜。

“啊,这可不是我家的东西啊。倒有点王耀的风格?”阿尔弗雷德显然感受到了来着伊万的恶意,不慌不忙的把箭头扔了出去。

“虽然我不否认,不过我家也不会让这么大的城市荒废下来的,而且……”王耀随意推开一间门,指着屋子里统一的木制家具。“这样的风格的东西,在前几个世纪的时候,谁家里都是这样的把?”

“ve……一点地方特色都没有,我也不清楚这到底是谁家的东西呢。”

路德维希站在费里西安诺身后点了点头,“可以的话,我们还是早点找到出去的路吧。”

基尔伯特盯着楼塔的方向,红色的双眸里满是厌恶的情绪。

“怎么了,基尔?”弗朗西斯看着自家恶友的表情,没有来感到一丝担心。

“啊……没什么。”基尔伯特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如果意大利的哥哥在这里的话,也许能确定什么。”

弗朗西斯没能明白老友的话,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以作安慰,“嘛,等我们走上那个塔就清楚啦,别想太多。我的朋友。”

 

夜晚依旧是如同昨日那般,似乎费里西安诺拉着本田菊和王耀计划的东西没能实现。王耀掌厨,搜罗了好几家的食物橱柜才坐了一大桌子家常菜。难得也有他请客吃饭的时候,自然没人客气。

尽管不是联合豪华大餐,但是这些家伙的战斗力丝毫不容小觑,哪怕是平凡的一顿晚饭也闹了个鸡飞狗跳。伊万对伏特加以及其他酒类极其强大执着让他翻出了几坛酒。更直接触发了某些人的酒鬼模式。

“明天再收拾吧。”看着屋子里的一片混乱本田菊隐约明白了路德维希平常胃痛的感觉。

隔壁房间亚瑟还在带着酒气对着阿尔弗雷德一顿狂捶,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两个人靠在一起,睡的异常安慰。弗朗西斯虽然酒品不好胜在酒量超人。这会儿还捏着被当成酒杯的茶杯往死里嘲笑时态的人,如果不是他没带相机他一定会拍到胶卷用完吧……。

费里西安诺晃了晃身子,然后安静的躺倒在马修身边,王耀拢着袖子唏嘘几声,把已经喝得烂醉的伊万踹了踹。伊万翻了个身发出几声醉笑,笑的王耀起了一身寒毛。

本田菊板着扑克脸看着这些家伙,又看了看王耀。屋子里仅存的两个清醒的人对视一眼。同时决定把这群家伙就扔在这儿自己找地方休息去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