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君不顾.

一个私人仓库/同人走子博专栏
除了混吃等死一无是处/废物的自我修养。

欢迎聊天扯淡


D.Nue虐朝文学社/淹没在终焉之流

© 辞君不顾.
Powered by LOFTER

[TOR/洛荷]雨夜[短篇/已完结]

雨夜

*文/玄歌一曲

*原作/HEHE《浪漫传说》

*cp/洛基x荷鲁斯

*旧物搬运,短篇已完



    “回来的这么早啊,恩?荷鲁你又打架了?”洛基坐在床上探出头看着靠在门口喘气的荷鲁斯。窗外是橙红的颜色,铺满了整片天空。
  荷鲁斯“嗯”了一声,算是回答。然后伸手拭去嘴角的一丝鲜红,慢慢走到床边坐下,半饷太抬起头问道:“什么叫‘又’打架?我很少亲自动手好吧。”
  洛基一边在床下翻找一边应道:“是啊,一般你一挥手就有一群小弟冲上去了么。”
  荷鲁斯撇撇嘴,进了洗手间。
  洛基继续子啊床下翻找,最后他从床下拖出一个小箱子,拂去躺在上面的厚厚一层的灰尘。
  从洗手间出来后坐床上的荷鲁斯微微皱眉,抬头略不确定的问:“这是?”
  洛基拍拍手,挥走扬起的灰尘道:“上次好像是五个月前?不错啊荷鲁斯有长进啊五个月没受伤了。”
  荷鲁斯脸部肌肉没控制好抽搐了一下又不确定的问:“你要干什么?”
  “嘭”的一声。洛基笑眯眯的把箱子扔到荷鲁斯面前的桌子上,然后慢悠悠的说:“这次你自己弄,我可不想再让你杀猪一样的嚎叫摧残我的听力。”然后他坐回床边拿起书本继续翻看。
  荷鲁斯沉默半响,打开了医药箱。


  五个月前。
  荷鲁斯快速穿过小巷子,看着手掌上一片血迹和几处泛光的伤口微微皱眉。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损,有些红色的痕迹。还有几处割破的地方染了少许血迹。
  另一个巷口传来渐远的脚步声,还有几个人的叫骂。最后渐渐远去。
  荷鲁斯微微松了一口气,贴着墙根缓缓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坐了半响,直到小巷内再次恢复了宁静,荷鲁斯才再次扶着墙站了起来。然后慢慢的向着宿舍走去。
  站在宿舍门口,荷鲁斯有点纠结。
  这么晚了洛基应该睡了吧,荷鲁斯想。然后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钥匙,钥匙扣上的一个小铃铛发出轻微的声音。荷鲁斯顿了顿,捏住了铃铛,然后把钥匙插向了锁孔。
  旋转,锁管发出轻微的响声,然后停止。
  荷鲁斯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捂住双眼,却仍然忍不住骂道:“可恶。”
  然后是一层淡淡的灰暗蒙上了双眼。荷鲁斯抿着嘴,这样下去用不到一周就会在夜间完全失明吧。可恶。荷鲁斯静静的适应了一下这层淡淡的灰暗,甩了甩头打算继续扭钥匙。
  可是“咔哒”一声,门锁被打开了。
  荷鲁斯微微有些诧异,却见洛基拉开了门,似笑非笑的站在门后,开口似乎是打算说些什么,可随即表情变得有些诧异,然后他听见洛基问他:“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荷鲁斯微微皱眉,并未接话,只是从门上抽出了钥匙然后进了门。
  洛基转过身反手带上门,皱着眉稍稍思考了一下,然后从床下拖出一个小巷子,叫住了打算去卫生间的荷鲁斯
  “干什么?”荷鲁斯微微扭头皱眉冷声问道。
  洛基意外的好耐心的回答:“上药。”
  “不用。”荷鲁斯语气稍缓,随即进了卫生间。
  洛基无奈的把箱子推到一旁,然后靠在床边听着卫生间里传来的水声,忍不住勾了嘴角。
  道道尔学院是大型封闭式学院,荷鲁斯则是这个学校中一个混混头子,洛基是这么定义的。不过他入校的时候就听说“有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荷鲁斯”这种事。所以他被告知男生宿舍楼没有空房间了,他被分配到黄昏庭院里的时候,稍稍有些诧异。
  然而来告知他的路人甲君的表情让他忍不住想笑。
  最后他还是拿了钥匙宽慰似的拍了拍路人甲君的肩膀,路人甲送给了他一个“保重”的表情然后走了。
  洛基拖着行李边走边思考。黄昏庭院?好像除了那个荷鲁斯还有一只叫做阿努比斯的狼人族的家伙?
  算了,不想了。然后他推开了黄昏庭院的门。
  荷鲁斯照例看着太阳西下之后回了宿舍,就见一个红头发的少年对着他笑。
  他伸出手说:“你好,我叫洛基。你的室友。”
  荷鲁斯象征性的回握了一下,冷声道:“荷鲁斯。”
  洛基笑了笑并未有什么表示,只当是那个少年性格冷淡不爱搭理人。
  荷鲁斯去了卫生间洗澡打算睡觉,却对那个少年的举动微微诧异,不过手心仅仅一点点的温暖还是渗进了荷鲁斯的心里。
  真是奇怪的人。
  不过,意外的有些温暖呢。
  荷鲁斯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洛基坐在床前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还不睡?”荷鲁斯皱了皱眉。
  “过来上药。”洛基弯了弯眼道。
  “我说过了,不用。”
  “你确定?”
  “废话真多。”
  “这样啊。”
  荷鲁斯以为洛基要放弃,正打算蒙头睡觉。却突然被洛基摁在床上不得动弹。
  “你干什么!嘶……”荷鲁斯下意识的挣扎,握了握右拳,却突然疼的他松了拳。
  荷鲁斯仅仅是野蛮的拔下了玻璃碎片而已,右手的伤口一直没有止血,被子上已经沾染了许些血迹。
  “啧,都说了让你过来上药了,这下流血了吧。”洛基的语气虽然是满满的幸灾乐祸,却拉过了荷鲁斯的左手摁在桌子上,然后说:“酒精消毒有点疼,忍着。”然后开始用棉签沾了酒精开始擦拭。
  荷鲁斯还没做好准备,便觉得右手上钻心的一阵疼痛,然后被洛基一个枕头拍住。
  “都说了让你忍住了,嚎什么嚎啊。”洛基颇为不爽的说。
  “你大爷的!动作轻点!”荷鲁斯咬着牙道。
  “疼死你!”洛基虽然是这么说着,动作却放轻了些,缓缓在伤口处用棉签涂抹。
  棉签已经全部成了血红色了。洛基“啧”了几声,随即把棉签抛入垃圾桶,然后上药,包扎。
  荷鲁斯打算翻个身蒙被子睡觉,却又被洛基给拉住了。
  “包扎完了你还要干什么?”荷鲁斯不爽的说。
  “你确定你身上的刀伤不处理?”洛基挑了挑眉,随即扒了荷鲁斯的上衣让荷鲁斯翻个身背对着他,然后洛基看着渗血的刀伤一点一点开始处理。
  荷鲁斯侧着脸趴在床上,感受着眼睛传来的痛感和逐渐加深的黑暗无声的叹了口气。


  洛基翻了几页书,觉得注意力总是集中不了,无奈只好放下书本,仰脸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然而思绪却越飞越远,直到最后无意识的翻了个身,看见了正在一点点用医药酒精擦拭伤口的荷鲁斯。
  笨手笨脚的。洛基默默的想。
  荷鲁斯还在笨手笨脚的弄酒精。
  洛基扶额,随即下了床夺过荷鲁斯手中的棉签挑眉看着他。
  荷鲁斯微微皱眉,刚想开口,随即便觉得双眼一阵刺痛。荷鲁斯忍不住用手捂住双眼,碰翻了还未打开的金疮药粉。
  洛基微微一愣,随即放下手中的东西,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看着荷鲁斯坐在床上一动不动而捂着双眼的右手青筋凸起。
  荷鲁斯觉得脑中一片混沌,唯有双眼的疼痛无比清晰,眼前的光逐渐扭曲,最后化成一片虚伪,最后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黑暗。
  洛基站在原地,见荷鲁斯渐渐放开双手,然后缓缓睁开双眼,湖蓝色的瞳暗淡无光。
  荷鲁斯甩了甩头适应了一下黑暗,然后无奈的对着面前苦笑,道:“帮我吧。”
  洛基哑然,只能默默的伸手把棉签沾上医药酒精,然后缓缓在伤口上涂抹。
  “嘶,轻点。疼。”荷鲁斯倒抽一口冷气。
  洛基微微一愣,然后放缓了速度。
  荷鲁斯惊讶洛基的沉默,却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坐在床上。
  两相无言。


  “完事。”洛基把一个创口贴贴在荷鲁斯的右臂,然后毫不客气的躺倒在荷鲁斯的床上。
  荷鲁斯:……
  洛基眨了眨眼,突然反应过来坐了起来,然后走向自己的床铺,躺倒。
  荷鲁斯迷茫的眨了眨眼,虽然自己只感觉到了一点点,可是貌似气氛一瞬间奇怪了起来。
  洛基拉过被子,盖好。觉得自己脑子一定是抽了,不然怎么回下意识的放松往后倒?这太危险了。
  然后翻身,睡觉。
  荷鲁斯眨了眨毫无光彩的瞳,然后躺倒,拉被子。
  火焰的味道啊。


       暴雨。 
       洛基烦躁的放下一本书,尽力无视某盒子的恬躁的声音。 
       “哎呀那个叫荷鲁斯的小子没回来呢!” 
       “小洛基你的表情好有趣~” 
       窗外是连绵不绝的雨滴砸落在下的声音,像是要隔绝这个世界上的一切联系。 
       黄昏庭院没有开灯的习惯,阿努比斯搬家去了东方爱的宿舍再没回来,荷鲁斯到了晚上看不见,洛基索性就懒得开灯了。反正本身栖身于黑暗,何必去寻求这么点可怜的光明? 
       然而此刻,天色阴暗的像是转钟很久的夜晚,明明不见任何东西却又像是渗出了一点点的光,却远远达不到可视物的程度。 洛基阴着脸站在窗前,看着玻璃上被砸出一个个水点然后滑下,在玻璃窗上勾勒出意义不明的线条,杂乱的堆在一起。 
       然后他推开门冲了出去,在深夜的雨幕中狂奔。 
       洛基喘了几口气,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努力睁开眼睛在低到让人暴躁的可见度中寻找那抹蓝色。 会不会他已经回去了?洛基这样想着,又向黄昏庭院的方向奔去,最后站在敞开的门前,满心一种名叫怅然若失的情绪。 
       然后他甩了甩头,告诉自己。洛基,你要冷静,不然天亮了你都找不到荷鲁斯。 
       然后洛基从黄昏庭院开始,一点点的寻找。 
       雨幕渐渐减小,而逐渐往雾的趋势发展。 
       洛基骂了一句粗话,狠狠的咒了一下这该死的不按常理发展的天气。 
       其实洛基你真没注意到你身边的温度过高吧? 
       然后他转身,抬起头漫无目的的张望,然后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荷鲁斯——” 
       荷鲁斯抚了抚额头,好像听见有人在叫他? 
       “喂!荷鲁斯?!” 
       好像在远处? 
       荷鲁斯茫然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只是一片黑暗。 
       哦,对了。大概还是晚上吧。声音好耳熟…… 
       “荷鲁斯!荷鲁斯!” 
       好像靠近了,就在这附近? 
       荷鲁斯站起身来,眨了眨毫无光泽的眸,十分不确定的问了一句:“洛基?” 
       然后他仰起脸,毫无目的的四处张望。 
       “是我。” 
       荷鲁斯眨了眨眼。 
       好像就在前面? 
       “我在这里。” 
       荷鲁斯伸出手,然后他觉得有另一双手握住了自己的手,然后把自己往前面一带,他好像被一个人拥抱住了。 
       荷鲁斯愣愣的想,这个人好像是洛基?如果是他的话,抱一下应该不要紧吧? 然后荷鲁斯伸出手,轻轻的回抱住了这个人。 
       火焰的味道啊。 
       很安心。 
       …… 
       洛基觉得自己的智商有点不太够用。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自己才会去拥抱他啊,果然是太激动了么。可是荷鲁斯不可能激动吧,就他这个样子? 
       算了,洛基这么想。将错就错吧。


黄昏庭院。 
洛基搀扶着荷鲁斯,把他放在他的床铺上,微微松了一口气。 
然后洛基站起身来,打算把自己身上的湿衣服处理一下。正要走开,却突然被拽住了手腕。 
洛基回过头,见荷鲁斯眨了眨眼,一贯冷清的声音似叹息般轻轻唤出他的名字:“洛基。” 
洛基挑了挑眉,觉得这个时候荷鲁斯貌似是清醒的,索性就问了一句:“干嘛?” 
荷鲁斯定定的看着洛基,脸上一大片不自然的绯红。 
洛基坐在一边沉默,难道是发烧了傻掉了么?他伸出手按上了荷鲁斯的额头,又用手背抵了抵自己的额头心道,正常啊,难道是我也有点发烧么?然后他起身就打算去找温度计好好量一下体温,顺便找点发烧的药。 
荷鲁斯微微一惊,然后才反应过来洛基在干什么,连忙坐起来拉住他。 
“干嘛?”洛基看着拉住自己脸上更红的荷鲁斯。不是吧真的要傻掉了。 
“那个……洛基,我有事要跟你说。”荷鲁斯抬着头,努力无视自己脸上可疑的红色。 
洛基转身打算继续找温度计。天大的事等会再说,烧傻了可就不好了。 
荷鲁斯一咬牙,随即手上发力猛地把洛基拉了过来,自己却因为作用力而倒在床上。 
洛基看着自己被荷鲁斯拉住,然后脸色愈发变红,有点像一种成熟了的水果的颜色。他伸手打算推开荷鲁斯坐起来,却又被荷鲁斯搂住。 
两个人就以这么奇怪的姿势躺在床上。看着荷鲁斯近在咫尺的耳朵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奇妙的东西。他俯身凑到荷鲁斯耳边轻声道:“荷鲁斯,我有事跟你说。” 
“什、什么。” 
“我……好想喜欢你啊。” 
然后洛基双手撑了起来,满意的勾起嘴角看着荷鲁斯不知所措的表情。然后慢慢俯下身,直到两个人的脸庞已近在咫尺又缓缓的说:“所以啊,荷鲁斯。喜欢我吧。” 
意外的荷鲁斯没有结巴,他说:“好啊。” 
洛基坐了起来,露出一个微笑然后把一个温度计塞在到荷鲁斯口中,笑道:“好了,事情说完了。别掉了。” 
“喂我没发烧啦。” 
“你给我老实点啦。” 
“啊……好痛!下手太狠了吧你!” 
“给我躺好不准动!” 
 



————————————————

咦咦咦咦这什么鬼啊?![贴上来后我这么想

果然时隔一年在看到这玩意儿好想死……ORZ

排版若崩请轻拍。对了似乎有虫……?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