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君不顾.

一个私人仓库/同人走子博专栏
除了混吃等死一无是处/废物的自我修养。

欢迎聊天扯淡


D.Nue虐朝文学社/淹没在终焉之流

© 辞君不顾.
Powered by LOFTER

[APH/全员向/努力诡异风]谜域之城[02]

谜域之城

*文/玄歌一曲

*cp/全员向

*长篇龟更

*下次更新是何时我也不知道[打


  马修醒过来的时候还早,天刚蒙蒙亮的样子。他坐起身来向熊吉先生问好。
  “早上好哟,熊吉先生。”
  “……。”
  “还没睡醒吗……。”马修自言自语道,于是他起身下床。帮熊吉盖好了有些掉下来的薄毯子。手指触及宠物的身躯时感到了一些凉意。
  有些着凉了吗?马修这么想着,把薄毯子给熊吉盖严实了些,手指划过宠物细密的皮毛,精心被打理的毛发擦过他的指尖带来毛茸茸的触感。马修惬意的笑弯了眼,随即便放开了它。转身去翻储物柜里的东西。
  该准备些什么好呢,也许做枫糖面包会好些?马修拨弄着壁橱里的柴火。料理着烤炉上的面包。
  再配上一杯热牛奶做早餐就很棒啦。马修起身去拿橱柜里的鲜牛奶。
  哦还有美/国和英/国先生的那份……。马修洗出了三个杯子和碟子,将牛奶倒入壶中架在烤炉上。
  房间之中弥漫出了一股诱人的甜腻气息的,还带有牛奶的芬芳。顺着早上为了透气微微敞开的窗户飘上了大街。
  很快就听见外面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不知道是谁先醒了吧?
  “啊是加/拿/大阿鲁?这么早啊。”王耀咬着面包推开了马修的房门。“咦烤面包阿鲁?”
  “啊是中/国先生啊。”马修急急忙忙站起身,问他:“要来一份烤面包吗?”
  “不用了阿鲁,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煮了小米粥。”王耀咬着面包,头发有些散乱的翘起。马尾温顺的伏在肩上,大约是是因为房间里都没有镜子没有注意到的缘故衣领有些敞开了,许些发丝就沿着衣领伸到脖颈里。
  “哦是吗?”马修微微侧过头,向门外望去。依旧是如同昨天那边安静的街道,大约因为是早上的缘故,还多了些清晨特有的凛冽味道。
  “那我就先回去了阿鲁。等会记得把那些家伙叫起来啊。美/国和英/国就在你隔壁。”王耀咬着面包起身。头发从肩上滑落。
  “啊啊,中/国先生走好。”马修向他挥了挥手,将烤面包和牛奶放置在桌子上。先端了一份送到亚瑟的房间里去了。
  “早上好,英/国先生。”马修瞧瞧推开了房门,探进头来。“需要早餐吗?”
  亚瑟似乎是刚换好衣服,祖母绿的瞳中还带些没睡醒的困意。“咦……?加/拿/大?”亚瑟甩了甩头很快的清醒过来了。“那真是感谢了。先放在桌子上吧。”
  “嗯。”马修端着餐盘走了过去。将食物搁置在桌子上,转身准备回去。
  “等等。”亚瑟打理着衣领突然喊住了他。“呐加拿大,昨天晚上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吗?”亚瑟的神情还有些困惑。“很嘈杂,闷闷的声音呢。”
  “诶?声音吗?”马修回过头,摇了摇头。“没有哦,昨天晚上我睡得很好,什么声音都没有听见。”
  “啊是吗……。”亚瑟愣愣的应达到,从橱柜里取出餐具洗净。“啊没什么,你先去忙吧。”
  马修点了点头出门,又绕回了自己的房间。奇怪的声音吗?似乎真的没听到呢。马修一边想着一边端着食物敲响了阿尔弗雷德的房门,然后推门而入。
  阿尔弗雷德正在翻着橱柜,闻声回过头看见马修手里的食物简直像是遇到了救星。
  “啊Brother!早!”阿尔弗雷德接过马修手里的餐盘,毫不介意的就开始吃了。
  “有这么饿吗……。”马修看着他的吃相笑的有点汗颜的味道。
  “昨晚一整晚都有奇怪的声音吵的hero睡不着肚子饿了这里又没有吃的hero要饿死啦!”阿尔弗雷德嚼着面包含糊不清的向他抱怨。
  “诶慢点吃啦别噎着……。”马修安慰着他。“我房间还有哦,等一下我给你拿过来。”
  “真是太感谢啦!”阿尔弗雷德嚼着面包,将杯子里的牛奶一饮而尽。
  马修转过身去房间给阿尔弗雷德拿食物,却不由得疑惑了起来。昨天晚上真的有奇怪的声音吗?
  
  空气中似乎多了许些水汽。看起来像是刚下过雨的样子,屋檐上还有些雨水的痕迹,偶尔有水珠从屋檐上滑落,拍在青石板上,声音也未被察觉。
  房子里的人陆陆续续姓了,自己摆弄着橱柜里的食物,当然也有不少敲了其他人的门去蹭饭的。早晨就这么半打闹似的过去了,费里西安诺十分热情的准备了很多pasta,王耀煮了一锅粥成功地把一群人的馋醒了,瞬间安静的城市又显得热闹起来了。早饭过后一群人仍然是精神十分旺盛的样子,看来是准备把这座荒城逛个遍。
  “比起这个啊,我比较在意这个城市中心的东西呢。”伊万指着地图中心,然后又指了指天空。“呐,你们看哪里。”
  众人沿着他的指尖的方向看去,便看见有高有矮的房子之间有一栋高耸的黑色建筑挺立。也许是众人身处房屋之间,看的不是特别清楚,只能看清那是一个顶端呈尖装的建筑物,其他的目前还一无所知。
  “Ve~我也好想去~”费里西安诺显然是被提起来兴趣于是开始怂恿自己多年的队友。“呐呐德/国~日/本~我们去那边看看吧,怎么样?”
  本田菊摸着下巴略作思考。对着地图思索,一时半会还不打算表态的样子。
  路德维希微微皱眉,望着天空之中并不明显但是此刻显得无比突兀的一抹黑思索。基尔伯到是显得很有兴趣的样子也开始怂恿他。“west!本大爷看那边好像也很有趣诶!”
  “那……好吧。就去看看吧。”纵然是严谨如路德维希也不得不动摇了,日程表什么的,还是先别想了吧。反正这一时半会肯定也是回不去的样子。原来的墙洞就算是现在找回去也是不可能了,看来从这座古城之中出去也只有四个大路的出口了。
  “呐?日/本?”费里西安诺转头望向本田菊,眯着眼一脸期待的样子。
  “啊啊我吗?在下只是在想,哪里会不会是塔一样的建筑物呢。”本田菊手指向那摸突兀的黑色。像他们解释道,“顶端是尖的东西,占地又不算大,会不会是瞭望塔之类的。而且安置在城市中心的话,在顶上可以俯瞰整座城市,这样的安排也算合理呢。”
  弗朗西斯眨了眨眼,勾唇笑的别有深意。随即拍了拍本田菊的肩膀笑道,“那么过去看看不就好啦?哥哥我也是十分期待呢~”
  就是这样定下了接下来的安排,似乎一点儿也没意识到有什么变化。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又从房子里取出了些食物准备好,一天的行程又即将开始。
  这场探险似乎就变得像异地旅行了般,即使是在过去的数千年里有过敌对有过友好的几个人也都像同伴般融洽。
  他们穿过有些狭窄的小道,步过还有些水滴的屋檐。青石板被敲打发出有节奏但显得十分沉闷的声音,还有几个人的说话声都杂在小巷子里。
  阳光依旧照耀在这个城市上空,一如阿波罗的驾车般明亮耀眼,而城里的温度依旧是不冷不热的样子,温和而平淡。
  前方悠悠的响起了巨大的钟声,声音沿着空气步入小巷之中瞬间扩散开来,仿佛四面八方都在鸣动,一时间分不清声源来自何方。一波还未过又响一次。仿佛整个城市都随着钟声鸣叫起来,回声久不散去。
  “两声……?”
  
  黑色的阁楼被一层巨大的石碑包围住。阁楼中心发出巨大的嗡鸣,裹住外层的木板发出震动,巨大的响声沿着阁楼攀上楼顶沿着塔尖扩散至远方。
  无人关注的墙外仿佛收到召唤般。海水快速的褪去。陆地高高的升起,未知的土地之中无数绿色破土而出,转眼间便长出树苗,不消片刻便化作苍天大树。
  钟声与海面一同散去,退后至看不见的远方。
  墙内平静依旧,墙外沧海桑田。 

 


————————————————

没存稿了!!!!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