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君不顾.

一个私人仓库/同人走子博专栏
除了混吃等死一无是处/废物的自我修养。

欢迎聊天扯淡


D.Nue虐朝文学社/淹没在终焉之流

© 辞君不顾.
Powered by LOFTER

[APH/全员向/努力诡异风]谜域之城[01]

谜域之城

 *文/玄歌一曲

* CP/全员向

*长篇龟更

 

  世界会议会场。

“呐呐,美/国!”费里西安诺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追上前面那个金发青年的身影。

  前面那人闻声回过头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汉堡正在咀嚼,含糊不清的回问他:“怎么啦?意/大/利。”

  费里西安诺终于追上了阿尔弗雷德,站在他身边微微喘气,却又立马精神起来了。“我刚刚听说这附近有一座很大的城市哦!不过已经荒废掉啦。开完会和大家一起去看看吧!” 

美国男孩嚼着汉堡含糊不清的回答着,“诶是荒城嘛既然都荒废了还要什么好看的嘛”他咽下那口汉堡,心中有些疑惑,我家附近什么时候有荒废掉的城市了而且还很大……?随即他将汉堡纸揉成一团随手抛进了走道里的垃圾桶,露出一个微笑:“不过既然是你的提议hero也可以考虑一下哦!开完会就和大家说然后一起去看看吧。”

  “Ve~”
两个小时后。
  “Ve~没想到还真有这样的一座城市啊。”费里西安诺站在一片围墙之外这么感慨着。沿着围墙欢快的跳跃行走。
  “意/大/利你走慢点!”路德维希跟在他身后四处查看,心下也有些惊讶这处的规模,同时也有些奇怪这处荒城居然被完好的保留下来了,甚至还有墙壁以作隔离,委实是有些奇怪了。再加上这座城市位于郊外,而离此处不远的地方高楼林立,仅仅几分钟路程截然是另外一种世界。
  “吶,意/大/利君,看看就回去吧,今天晚上有些晚了。”本田菊有些担心的看著日头已经偏西的天色,低头看了看手表开口,再抬头却发现那人已经欣喜的找到了城镇的入口。
  王耀有些不安踌躇着,抬头看了看众人。阿尔弗雷德也跟着费里西安诺跑向了城镇的入口,亚瑟跟着他,身后是马修连忙追上了两个人。等等他什么时候来的?!啊好像是一直都在呢。弗朗西斯也面带猥琐的微笑跑了过去,基尔伯特也一直在发出kesesesesesesese的蠢笑声。唯有伊万抱着水管笑的一脸纯良口中碎碎念着一些类似诅咒一样的碎碎念,似乎也没什么不妥。是自己想多了?
  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王耀难得有些紧张,五千年的经历这个地方让他感觉到了太多的不安,但看在所有人都十分期待的样子自己也不好开口说出太让人扫兴的话。
  “呐日/本,你怎么了?”王耀回过头,看见本田菊一脸担忧。
  “啊中/国君。”本田菊抬头,认真的回答他:“在下只是有些担心会不会玩的太晚了,回去会很麻烦呢。”
  他果然是想多了。
  费里西安诺带头沿着围墙的一出破洞亦或者说像是特意被打开的一个洞口跃进了墙内。路德维希和阿尔弗雷德也随后翻了进来,阿尔弗雷德环视四周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惊呼。亚瑟有些嫌弃这处简陋的入口,但是硬生生被弗朗西斯扛进来了。马修和阿尔一样试图翻进来但显然是有些困难了,还是靠基尔伯特帮他了一把。其方式我们姑且不做研究,反正你们都懂得。本田菊跟在他们之后也感到新奇,王耀也不免四处观望,伊万自带黑色背景所过之处一片萧条,连墙洞都为之破碎。
  等等稍微有点画风突变的感觉。
  众人沿着这处走道尽头渐渐走入城市中心,四周全是完好无损却显得十分老旧的房屋,本田菊随意推开一厨房门,屋内并未有太多灰尘,稍还带些有人居住的痕迹,仿佛只是这个屋子的主人刚出去不久,桌上还放着一些纸笔,书着本田菊太过于陌生的文字。
  任何一个房屋都是如此。
  仿佛整个城市都被定格在一个时间里,而他们是这个时间的外来旅者。
  亦或是这个时空之中破坏的开端也不一定。
  
  天色愈发显得黑暗,众人刚开始还有闲心慢慢推开一些房屋探头进去看看。到后来也只是草草地绕过几个街道。本田菊偶然从一个屋子内的书架里找到一份地图。尽管上面的文字注解在场十人没有一个人能将其解说,但仅仅是图释也足够让他们了解到这个城市的结构。
  这座城市的外围是圆形的,但内部由城市中心延伸出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大道,将整个城市也分成了四个区域。而他们所处的区域暂且未知。而城市的中心仅仅被划出了一块方形的区域,却什么图释文字都没有。更像是在故意吸引着他们的兴趣。
  “Ve~为什么是空白的呢?”费里西安诺抓着地图眯着眼发问。
  “不太清楚呢,也许是有什么东西?我们大概还处于这四个区域内,无论是哪个方位都看不见城市中心,那么先走到大道上面去吧。”本田菊这么提议,手指指向地图的一处。
  “呐这个是出口的意思吗?恰好在四条大路的尽头哦!”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地图四个方向的,那四个地方都画了类似门禁的图标。看上去更像是这个城市的真正的入口和出口一样。也许他们进来的地方只是一个墙洞。当然仅仅是目测也足够证实这一点了。
  “那我们就先去城市中心的广场上去看看这个空白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吧~”弗兰西斯抚了一头灿烂的金发,指尖夹着的玫瑰俨然是像刚刚被采摘下来一样鲜艳欲滴。
  “胡子混蛋你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多花。”亚瑟一如既往的和他作对。
  “英/国你果然不能理解哥哥我的爱与热情呢~”越来越荡漾。
  “闭嘴!”尽数掐碎。
  “法/国先生说的其实也很有道理呢。”马修摸着下巴思考,声音一如既往的微弱,但好在众人这个时候都保持沉默,倒也听得清楚。“那样我们探寻完广场中心就可以沿着随意一条大道回去了,那样也可以顺便辨认一下我们进来的方向,以免在这里迷路呢。顺便那边似乎还有一座很高的建筑物,也许我们可以上去看看这个城市的全景,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哇~”费里西安诺发出夸张的欢呼声,显然是十分赞同的样子。
  “哟西~那么就这么决定了!按照brother说的计划来吧!”阿尔弗雷德这么拍了拍桌子愉快的总结道。
  “等等一下啊!”基尔伯特拍了桌子连忙制止他们。“我说啊,现在已经很晚了吧,难道我们还要在这个荒城之中过夜吗?”
  “露西亚倒是没什么问题哟~KrouKrouKrouKrou……”稍微感觉有点冷啊。
  “照这个样子来看现在找回去也有些不太现实了,而且我们手上也没有工具,果然只能在这里度过一个晚上了吗。”路德维希颇有些胃疼的开口,揉着额头。显然是在苦恼今天晚上可能明天后天的日程安排都要延后了。
  “那我们是还要再准备一下过夜的东西吗阿鲁,说实话我有些饿了这已经到了晚饭的点了阿鲁。”王耀十分及时的提出了这个问题,实际上阿尔弗雷德的肚子已经叫了好久了。
  “Hero带的汉堡也吃完啦——”
  “我这里还有些枫糖饼哦,美/国。”
  “你是谁啊?”
  “……加/拿/大啦,熊吉先生。”
  “Ve~我这里还有一些pasta哦!要来尝尝嘛?还有西/班/牙哥哥给的番茄。”
  “那些东西还是留给那个家伙自己吃吧。呐加/拿/大,枫糖饼分给哥哥一点好吗~”
  “好哦法/国先生。”马修将装了枫糖浆的盒子递给弗朗西斯,脸上是十分开心的笑意。今天的发言呢被认可了,而且被看见了呢。
  打闹了一番之后众人也算是填饱了自己的肚子,而此刻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路德维希检查了电路,很幸运没有什么缺失,至少他们现在所处的房子里电路设备完好。储物柜里有些面包和牛奶,食物还算充足。房子里要容下十个人的休息显得太过拥挤了。伊万提议可以分开休息。
  “我还算觉得可以分开休息呢,反正这里这么多房子也不至于都挤在一起不是吗?”伊万弯着眼眸,略显可爱的娃娃音还带些上扬的音调。然后他也不待众人的反应直接转身,推门而去,晚上的城镇有些冷了,从北方吹来的风扬起了他的围巾,同样吹到了房子里面。众人不由得抖了抖。
  伊万直接左转进了隔壁的房间。
  大约是被伊万的话提醒了,大家也都纷纷起身四处寻找房间,一时间小小的街道上亮起一小片灯火。
  从北边吹来的风光临了这座城市,沿着街道行走,敲过亮起的窗户。抚过被人推开又合上的门扉。又沿着小道走上大道,向城市的中心地区走去。
  空无一人的广场上,那栋高耸的建筑物中悠然传来人的轻语,也许是风带来的讯息。
  荒城里终于因为有人的到来带来了一些人的气息。不再如同过去被凝滞而无从感知的时间之中那般死寂。
  当风拂过门扉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什么东西悄然进入你的房间?而你无从感知。
  你不知他的悄然贴近,你不知他的刀刃亲上你的躯体。
  你也不知你何时死亡。你亦不知你又何时回到酣眠之中。
  来,牵过我的手。
  来做我的舞伴吧。 

————————————————————————

拉根线

背景设定是参考了黑塔鬼和Another,努力把灵异风的感觉写出来,好久不动笔略有点生疏,欢迎捉虫,以及人物OOC的情况如果有出现请指出。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