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君不顾.

一个私人仓库/同人走子博专栏
除了混吃等死一无是处/废物的自我修养。

欢迎聊天扯淡


D.Nue虐朝文学社/淹没在终焉之流

© 辞君不顾.
Powered by LOFTER

[终焉/短篇口胡]旅途.

一个不讲道理的短篇,随便看看就好。

文/你萧默爸爸




“晚上好!讲故事的大哥哥!”

他被昨晚刚缠着问了十几个问题的小孩子叫住的时候,还在盘算接下来的行程如何安排。这个小镇已经是这个国度最边境的城镇了,再往西北便是一片森林,森林的另一边是怎样的国度他还尚未涉足。

“晚上好,小朋友。”他蹲下身来,摸了摸那个孩子柔软的头发。

“大哥哥今晚还会来跟我们讲故事吗!”那个孩子眼里闪烁着光。“昨天晚上故事里的勇者到底怎样了呀?”

“你昨天晚上听到一半睡着了。”他眯着眼,神色温柔,语气低沉,像他每个夜晚在夜空下吐露出的故事那般温柔。“勇者最后带着恶龙的财物回到了他的国家,恶龙也守护着真正的宝物呀。”

“哇!那真是太好了!”孩子脸上的笑容绽放开来,手里提着的篮子送到他的面前,“这是我妈妈做的!我们家的甜点可是这附近最好吃的啦!”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替我向你的母亲道谢。”他露出一个略带欣喜的微笑,接过篮子,白色的布覆盖住的香甜溢了出来扑向他的鼻腔。“闻着就好香诶,你的母亲一定是最棒的甜点师。”

“真的真的吗!!”孩子更加激动了,“比大哥哥你见过的任何的甜点师都棒吗!”

见他微笑着点头,孩子更加开心了,转身往来的方向跑去,“我要回去告诉妈妈!大哥哥我们晚上见!”

“路上小心点哦,晚上广场上见。”他起身向孩子挥手告别,对着篮子里散发出诱人香气的糕点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之中。

 

 

旅行的人是六天前来到这里的,那时正逢这个小镇上一年一度的节日,大家在广场上载歌载舞,旅行的人被镇民们推入欢乐的漩涡,推着手讨饶才匆忙逃出舞蹈的人群。

来自南方的旅人背着行囊,带着一身远方的风与诗歌。孩子们将他包围起来,七嘴八舌的向他提问,最后旅行的人将孩子们安抚好,向他们讲述了一个对孩子们不算陌生却也十分不同的故事。

旅行的人似乎知道很多故事,他走过许多国家,见过冰川和湖泊,去过森林和大海。看过瑰丽的城市和原野上的村落,也驻足过人类鲜少接触的领域。

可他看上去却也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人罢了。

“千罗哥哥你是游吟诗人吗!”

“不,我只是一个在旅行的剑士。”他在那群孩子们面前第一次提到了他的职业,也抽出了他腰间那柄似乎是为了装饰一般的长剑。

“哇哦——”在孩子们统一捧脸表示惊讶的时候,他手腕一转挽出一个漂亮的剑花又收剑归鞘了。

“好厉害呀!!”这群普遍十岁不到的孩子们纷纷鼓掌,剑士将他的长剑放入腰间捆好,宽厚的外衣挡住了宝剑上唯一装饰性的黑色宝石泛出的光芒。

“千罗哥哥,你是故事里的勇者吗!”年轻的小男孩兴奋的向他提问。

“怎么会呢。”年轻的旅人笑道,“我是王座下的出鞘的利剑,不是为了守护国家的护盾。”

“那千罗哥哥也一定是保护公主的骑士吧!”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脸上带着一丝红晕。

年轻旅行家笑而不语,“你从喜欢看的故事书里读到的吗?”

小女孩点了点头,“公主都会有守护她们的骑士王子啊。”

旅行家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这样说好像也是挺正确的。”

小女孩激动的站了起来,“那大哥哥你找到你的公主了吗!”

“公主哪儿要找呀,城堡里就是呀。”另一个男孩子用手指向远方隐隐只能看到一个轮廓的巨大城堡,“城堡里都是有公主的!”

“你才不懂呢!!”

年轻的旅行家看着童孩门拌嘴,拍了拍两个孩子的头,“我确实是在找一个人,不过他不是公主。”

“哇!他是谁呀?长什么样子?”

“好看吗!为什么大哥哥你要找他呀。”

“你是为了照人才去这么多地方的吗!那你有找到他吗!”

“他是……哎呀。”旅行家难得有些犯难的挠了挠头,“别急,这要我怎么解释。”

“他是大哥哥喜欢的人吗!”

“不是公主还可以是灰姑娘呀!”

年轻的旅行家看着小孩子们七嘴八舌的开始讨论起了他那个他所寻找的人,不由得有些难为情,“我没说我找的人是女的啊。”

孩子们停顿了一下,又马上围到了他的身边开始追问了起来。

旅行家头疼的按了按眉心,安抚了孩子们缓声道:“我要找的人是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不过他不是我喜欢的人啦。”

不知为何莫名早熟脑部了一堆爱情故事的孩子们有些失望的垂了头。

“因为以前出了一些事情,他消失了。所以我要找到他啊。”

“因为我是唯一知道他在哪里的人,所以只能由我去找。他喜欢的人还在等着我的好消息。”

 

 

旅行的人在第二天清晨的时候离开了村庄,向着东方继续他的旅途。

在落日的最后一丝余晖也将要没入大地的时候,他抵达了另一个村庄。

“你好,我是萧默。一个旅行的人,请问你们这里有可以让我借宿的地方吗?”

“你好,旅行家。跟我来吧。”

 

 


解释一下:

“旅行的人”是用着阿曦的身体的阿默,因为“那次事故”两个人调换了身体。

(不过本来就是同一个人,本身两个人用的身体和意识就联系不紧密。就是没粘牢靠结果装错了盒子的毛病。)

但是萧默的身体和千罗的意识都收到了重创坠入虚空沉睡了。

“唯一知道他在哪里的”萧默只好用千罗的身体开始寻找进入虚空的方法以找回自己的身体和阿曦的意识.




评论
热度(1)